Pink Kitchen

同人作品仓库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at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第四章

优幽幽地开口:“喂,你……认识和也么?”
那双眸又回复了以往的寂静,抬头,他直直望进他蓝灰色的瞳。
“不认识。”


“是么?”优的嘴角弯起饶有兴味的弧线。将怀中摊软的躯体,猛地横抱而起。“那你可以滚了。”毫不留情地下了逐客令。转身,用脚甩上门。

“砰!”
门重又合上,不留一丝的缝隙。
山下智久兀自站立在门口,只是静静地望着那扇门,仿佛还在等着它开启似的。良久,才似回过神来,转身,离开。

和也不记得自己是怎么从优的公寓回到家里的。醒来后头疼得快要裂开了。匆匆地整理了一下,便逃一般地离开了优的公寓。所幸,优也没有再多地问起他晕倒的原因。

“和也?!你回来了?昨晚你去哪里了?为什么不接我电话?”一开门,丸子便冲上来问个不停。
“手机没电了。”他费力地扯出一个微笑。
“担心死我了啦。”丸子揉了揉他的发。
“我好累,先去洗澡。”说完,不管丸子的唠叨,便冲进了浴室。

温热水流自花洒每一个细小的孔里喷出,着实地淋上每一寸肌肤。闭上眼睛,任水花亲吻自己的脸颊。暗再次袭来的时候,那些零乱的画面就会如流星雨般纷纷落下。他想抓住,想一探究竟,却总是徒劳。有些什么,他越探究,越混乱。然后,是那张脸,那张早晨站在优的公寓门口的脸。明明是素昧平生的,却为何,把心脏揪得紧紧的???他甩头,水滴,自每一根发中,失去力气地,被抛出,舞成圈地,飞奔而出,奋力地撞上透明的玻璃墙,分崩离析。色中夹带着浅黄的发丝,终于松懈下来,凌乱地贴上脸颊,蒙住眼,却仍蒙不住,那张越发清晰的俊俏的颜……

洗完澡出来,丸子已热好了饭菜,不管和也的倦容,执意拉他坐下吃饭。
将毛巾绕上脖子,有一口没一口地吃着。丸子只是静坐在一边,双手拖腮地看着他吃。他已习惯了不问他疲倦的原因,也习惯了安静地永远在这个地方,守侯。
半晌,和也抬起头,眼睛里,仍残留着雾气,“丸子,你相信前世今生么?”
“前世今生?我从来不信这些有的没的。”丸子有些奇怪地望着和也,最近他总是怪怪的,“怎么了?你不是向来最不相信这些的么?”
“没什么。”和也低头扒了一口饭,又抬头,“如果我说,我梦见了我的前世了,你信么?”
“啊?”丸子皱了皱眉头。“那只是梦罢了吧?你别胡思乱想了,梦怎么能信呢?”
“呵呵,是么”和也有些自嘲地笑了笑,果然,是自己多想了吧。“不过,要是真的有前世的话,那我们俩一定前世做了不少缺事,不然这辈子怎么会沦落到出来卖那么惨?”说完,他撇撇嘴,一副事不关己的潇洒。
“……”丸子一时语塞,“什么啦!”他用力拍了下和也的脑袋,“你脑壳坏掉啦!今天老说些有的没的。我们一定会好起来的,一定会好起来的!”两个从小在贫民窟长大的孩子,就是这样一路互相扶持着走过来的,当初为了给母亲酬医药费,背了一身高利贷的和也一咬牙就选了这一行,而自己呢?无力反对,于是就硬是狠了狠心一起跟了过去。他没有为他扛下一切的财富,于是,选择永远地跟随,永远地守护。
宠溺地揉了揉那头微干的发,喃喃自语:“如果真的有前世,我今生也一定是来兑现前世守护你的诺言吧?……”

======================
北齐,并州郊外。
[何离!![钟丸气急败坏地冲着前面的瘦小人影吼。[你说我们这么千里迢迢,长途跋涉地过来并州,就是为了找什么见鬼的槐木?!]
前面人并没有被这纸做的老虎给吓倒,只回眸一笑,[是啊……]
[老天!]钟丸翻了一个白眼,几乎晕倒当场。
从小到大,总是败给他。
何离从小便没了父母,一直寄住在表叔家,与钟丸家只一墙之隔。
表叔表婶对何离并不好,常常打骂。倒是钟丸的父母可怜这孤苦伶仃的孩子,经常帮着照顾何离,钟丸这个独子也乐得有个伴。时间长了就干脆拖了何离干脆搬了自己家里住。何的表叔表婶也乐得少了个负担。两个孩子也就这样一起玩到了大。
那天何离掉了面具,着实伤心了好几天。
可没过几天,他就兴冲冲地抓了钟丸说要出远门。他也没多想,问家里拿了些盘缠便上了路。两个人一路走走停停,到了并州地界,放着官路不走,何离硬是闯进了树林。这下钟丸急了,阻着不让进,没想到何离就甩出一句:[不进树林怎么找千年槐木?]
他想再上前争辩几句,可话到嘴边又缩了回去。就凭何离的伶牙俐齿,他又怎是对手。到最后,糗得还不是自己。
认命地耸耸肩。追上去。
[小离,槐木长什么样?]
[粗大的树干,长圆的叶,开黄色的花。]
[你倒是挺清楚的嘛……]
[那当然!]
[哎哟!]
[怎么啦……]
[嘿嘿……我内急。]涨红了脸。
[哈哈~谁叫你刚才吃那么多。]
[你还笑!]
[好啦好啦,你快去啦,我就在前面的地方。]说完,何离指了指前面的一大片树林。
[好,我马上来找你,你别走远!]

在树林的感觉真是好,何离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仿佛将所有的翠绿都吸进肺里。一路走,一路抬头望那一棵棵高大的树。没发现,脚下,正有一双阴绿的眼,贪婪地吐着信子。
[小心!]一个声音突然闯进这寂静的世界里。一个温软的声音。
何离慌乱地退了一步,只觉得小腿一阵刺痛,接着一阵麻,便跌坐在地。
[呲——]剑光一闪,蛇头应声而落。刀过七寸,不瞑目。
何离抬头看着眼前这一袭白衣的男子。
从未见过如此俊美的脸庞,他竟看得有些痴。也忘了腿上的痛,只静静地望着。他有一副英挺的眉,圆圆的眼,如湖水般清,还有那唇……还有……
等离反映过来的时候,来人以俯下身,一把拉过他的小腿。
[啊~疼!]疼痛这才慢半拍地袭来,何离本能地叫。
[是毒蛇咬的。得快处理伤口。不然你小命难保。]仍是不急不慢的声音,却有着不容抗拒的气势。
何离不知道为什么,什么话都说不出,只是楞楞地看着眼前这个一身华贵的男子,从身上抽出一块丝质手帕,用力地扎紧在伤口上方。
接着,
他那温热的唇,
便这样,
吻上他冰凉的小腿……

一下子,心跳仿佛瞬间罢工。
那湿湿软软的温度,正缓缓地透过神经,传进脑子里……
有一种,怪怪的感觉,油然而生。

只几秒钟的时间,却仿佛有一世那么长。
丰满的唇瓣,不断地吸吮着伤口。
酥酥痒痒的。何离想抽离,却发现完全不能动弹似的。
直到那唇恋恋地离开那冰冷的皮肤,他才长长地舒出了一口气。

[这样应该没事了,]男子把吸出来的毒血吐了出来,又拿过随身带的水壶漱了漱口。[这一带的林子里经常有毒蛇出没,没事别一个人来这里。]
[……谁说我是一个人!]何离没想到自己在这个男子救了自己以后,自己的第一句话竟然如此无理。只是嘴巴不受控制地,便顶了回去。
男子挑了挑眉,[哦?那你的同伴呢?]到似乎并没介意他的顶撞。
[他……]环顾了四周,已经完全记不得刚才的路了,不知道钟大哥找不找得到自己。
[走散了?]
[他,他,他应该会找来的]虽然这么说,心里却开始越来越慌,第一次出远门,又这样迷了路,真是糟糕。
[你现在一时半会儿都不能走动了,我带你去找吧。]男子说完,便牵来了绑在树边的马,伸出手。
何离犹豫了一下,抬头看这个素昧平生的男子,阳光下,他姣好的容貌,若隐若现。
然后,他看见了,他笑。
淡淡的笑,浅浅的酒窝,微微扬起的弧度。
多年以后,他已不记得自己是怎样伸出了手,不记得他是怎样将自己抱上了那匹马,不记得当马奔驰在树林里,刮起的阵阵清风,不记得那翠绿的树如何在身边飞速而过,不记得他背后那温暖的胸膛,和隐约的心跳声。
只记得那,微笑。他对他的第一次微笑。

找到钟丸的时候,钟丸一副快哭出来的表情。何离只好一遍一遍地保证自己没事。等好不容易平抚了钟丸,那个男子已不知在何时,离开了。
何离只怅怅地望着空荡的路,心头,空空的。

然后,发生了很多事。
盘缠被偷,在没有路费的情况下,两个人无奈地被应征进了当地军营。因为这是最快的,可以又填饱肚子,又赚到路费的办法。

他们所在的军营,位于城东的刺史府边。直属并州刺史管辖。
一晚,轮到钟丸值夜,营帐里只剩何离一个人。
一个人影晃了进来。
以后每当何离想起那晚,就会想,如果那夜,不是那个人,他的人生可能会就这样一路平淡而终吧。

==============================
“和也,那个人又来了。”丸子端着酒经过他身边的时候如是说。
这几天来,优少爷天天来reincarnation报到。也不做什么,只叫他陪着他喝酒。
和也推开VIP包房的门,堆上习惯性的笑容。
“优少爷,真是捧场啊~每天都来。”
优不说话,只点燃一根烟,烟圈随着空气飞升。
和也有些没趣,只好开了瓶酒,倒了两杯,也不劝优,自己闷着头喝。
气氛尴尬而诡异。
两人闭口不谈那天发生的一切。
每天都是这样。
今天,优有些不同,烟一根接一根,满屋子都充盈着烟草的味道。
就在和也喝完第N杯酒以后,优突然伸手,按住了他冰凉的手。
“和我一起好么?”他说。
“什么?”酒精作祟,和也晃了晃脑袋。
“我说,跟我,做我的人。”蓝灰色的光直射进眼里,如刀子般犀利。
“跟,你?”舌头有些不听话。僵硬着。
“对。怎么样?”
“呵呵……”他咯咯地笑。“好啊……”好啊,为什么,不好呢?
有力的手臂将他揽进怀里,霸道的吻,撕扯,天昏地暗。沦陷沦陷再沦陷。
可是,他不是已经在谷底了么?
为什么,还听见,什么东西,碎裂呢?

喜多家,寂静的晚餐。
长长的西餐桌,用餐的,只三人。
一顿饭吃下来,只听见刀叉,杯盘碰撞的交响。
喜多川看了一眼左侧的优,又看了一眼右侧的智久,无奈地摇摇头。
优草草地吃完盘子里的食物,用餐巾抹了抹嘴就准备开溜,却别喜多川叫住。
“优,急急忙忙得又要去哪里鬼混?!”
“爸!我都那么大了,难道连出去也要向你汇报么?!”
“你要是象智久这么懂事听话,我当然不来管你。”喜多川瞥了他一眼,“你看看你自己,一天到晚游手好闲,大学毕业了也不安分地找点事,一天到晚只知道跟那些狐朋狗友鬼混!”
“哈!是是是!在你眼里,你儿子我是最没用的!”优恨恨地瞪了一眼在一边不作声的智久,“真不知道我是你儿子还是他是你儿子!”
“你个臭小子,就知道嘴硬!”喜多川气不打一处来,“听说你现在外面养了个人是么?我告诉你,你在外面怎么胡来我不管,但是别把脏东西带进家门!”
“好好好,我脏,我不在这里碍你们眼!”优把餐巾望桌上一扔,甩门而去。跑车引呼啸而出。
喜多川摇了摇头,对智久说道:“这个臭小子,从小给惯坏了的,你不要跟他一般见识。”
智久只是笑笑。其实,他根本没有介意的资格。

这两天,各大议员和富商的请贴不断,在他初登台至今短短的几个月里,便声名鹊起。其实,他最讨厌那些喧嚣的酒会和派对。更讨厌那些看到他本人之后,那些所谓上层人的眼光。那是一种,想把你一口吞下的猥琐眼光。他更愿意接受舞台下那些掌声,因为他知道,那些掌声,不是因为他那张天生俊俏的脸庞,只是因为他的舞,他的表演,他的戏。
他原以为他可以永远地活在那副坚硬的面具之后,用自己的努力,活出另一种人生。可惜,他想得太过天真。他不可能一辈子都戴着面具过活,当那道屏障被取下,他又被打回原型。无所遁逃。

不过最近的一切,倒是令二叔对自己刮目相看了,连语气也变得温柔了几分。
“智久”二叔的声音把他拉了回来。
“是。”永远只是简短地回答。
“我有样东西要送给你。”喜多川的脸上,分明挂着慈祥的微笑。
“恩?”
“进来吧”喜多川拍了拍手。
餐厅的门被推开。
一个少年走了进来。
少年与智久年纪相仿,青春飞扬的脸庞上,轻挑的眉,杏眼,波光流动,娇俏的鼻,薄薄的唇,弯成好看的月牙。
他径自地走到智久的身边坐下,巧笑道:
“你好!我叫小池彻平。”

======================================
写得非常不顺手,但是非常快的一章||||||
感觉不太好...T T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at 23:07 | +面具+ | TB(0) | CM(3)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撒花。。。。小可爱出场了也。。

第一任礼物呢。。。好好做~~乖~~哈哈

优你干吗要乌龟做你的人。。= =+

古代的那段看的鸡皮疙瘩都出来了。。XDDDDD
【2005/08/31 23:29】 URL | 妖 #- [ 編集 ]


小可愛終于出場了...v-315女兒你要好好對待人家啊XD

古代那段感覺老好的閙...大好XD

今天的每日一亂已經跟LG亂過了...這裡就不寫了XDDDDDDDDDD
【2005/09/01 15:13】 URL | R #g5CBdH8I [ 編集 ]


XDDDDDDD
亲口老婆~~
原来你喜欢肉麻抒情风啊~~
了解了解了~~
山池请期待吧~~活活~~
那个每日一乱实在是笑抽……
【2005/09/01 20:38】 URL | kana #- [ 編集 ]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wreath 营业执照

Kana

  • 店长:Kana
  • 欢迎光临Pink Kitchen!

    看文向导:
    请根据下面的<分类菜谱>的分类
    选择你想看的文!
    Enjoy^o^

    ·本命:永远小美女的老头hyde
    ·小男人:包子P,小乌龟
    ·主CP:樱猪/斗山最高!
    ·YY:PK,N团全员


    告示:
    1> PK敏感者慎入.
    2> PJ,AK王道慎入.
    3> 本BO内任何文字与图片,未经同意谢绝转载.




wreath 厨房日历

06 | 2018/07 |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wreath 分类菜谱
wreath 新款菜式
wreath 顾客点评
wreath 历年菜单
wreath 名菜查询

wreath 厨房脚印

wreath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