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k Kitchen

同人作品仓库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at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当当当...
我是坑王, 坑王是我...
XDDDDDDDDDD
其实是被WAIWAI点到的...
好吧~ 然后最近又在小公主的刺激下, 正在拓马魂@@

于是...于是...于是!!!
>//////////////////////<

边界

楔子

呐…秀一
你看见吗?
那刺眼的阳光折射进房间以后…
你我之间,
那分明的…
边界.

呐…拓马
你听见吗?
我无数次大声地呼喊…
我就在这里唷
在你的,
身边…

Karte 1

中津秀一的一生中, 有过好多次的骨折经验.
拜热爱的足球所赐, 他这个足球小子自从小学开始, 进医院的次数已经无从计算.

高三这一年的秋天的这次骨折, 绝对不是他这一生之中最严重的一次.
然而, 却成为了他最刻骨铭心的一次.

他已经不记得那个穿着白大褂的大叔是怎样将他捏得大吼大叫, 然后在那根感觉已经支离破碎的腿骨上, 浇上湿软的石膏, 然后像裹木乃伊一样把他的左腿裹成一根水肿版的棒球棍. 樱开的同学们吵闹声终于激怒了医院里的护士小姐们. 一股脑儿把声源全数驱逐出境.

于是中津秀一终于能在左腿还肿痛着的情况下, 迷迷糊糊地进入梦乡.

那夜的梦已经记不真切了. 但是让他惊醒的瞬间画面, 却牢牢地刻画在他的脑海里.
那是一双清的眼睛. 在一片白色的包围下, 好像纯净的天使一样.
于是秀一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 却始终够不到…
然后, 周围的光线开始暗淡起来…
渐渐地变成一片漆… 他只觉得身体不断地下沉, 下坠…
暗不断地吞噬整个画面…
心脏莫名地揪痛起来…

然后.
他惊醒.

恐惧还有些余波不断地向大脑发动进攻. 他猛地翻坐起身. 天已经全了.

秀一伸手去摸床头的电灯开关, 西西簌簌了好一阵子才打开了灯.

这下竟又吓了他一大跳.

在病房拉起的窗帘边的角落里. 好像站着一个人影.

房间里只有床头的一盏小灯打开着, 光线并不充足.

角落大部分被阴影遮盖着, 只依稀能看到一个轮廓. 秀一探了探脑袋想让自己看的更清楚一些.

那个人影似乎是被灯光提醒了, 这才转过身来.

昏暗中, 秀一看不清他的五官, 只看到一个有些纤瘦的身形.

正值初秋, 盂兰盆节才刚刚过去, 窗外一阵风吹进来, 窗帘也飘了起来.

秀一不觉有些感到寒冷…该不会…

“那…那个…” 他撞着胆子朝那个人喊, “你…你是谁?”

窗帘边的人影晃了晃, 并不回答, 然后却慢慢一步步地朝着秀一走了过来!!!

秀一不自觉地往后缩了缩, 被枕头无情地挡住去路.

人影一点点地走进微弱的光线底下. 瘦削的脖子上, 盯着一张意外漂亮的面孔.

你究竟是人是鬼?
这句话秀一憋了半天没有说出口.

只好睁大眼睛看着那个人一点点在面前放大, 终于看了个仔细.

是一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少年.
棕色的头发, 看上去柔软细滑
脸盘小小的, 就像个娃娃.
少年的皮肤白皙, 脸上找不到什么青春痘肆虐的痕迹.
而他的一双大眼睛…
那一双乌发亮的大眼睛…

秀一的心脏仿佛在一秒内迅速收紧又松开.

那双刚才在梦里出现一般的大眼睛…

秀一正打算开口,
却突然被打断了.

少年软软的声音传了出来.

“第一, 进错房间的访客.
第二, 医院里的病患.
第三, …已经死去的怨魂.”

秀一的大脑在听到这番话以后瞬间罢工了七七四十九秒.

一张嘴也大张着忘记了并拢.

最终只发出一声:

“哈???”

如果不是确定地看到自己腿上那厚重的石膏, 秀一此刻一定觉得自己不是撞坏了脑袋就是被外星人直接劫持到了火星.

“我是说…” 少年又跨近一步, 歪着脑袋看着眼前这个僵硬在病床上, 脑袋上面被一圈问号重重压死的金发少年, 又说了一遍.

“你不是想知道我是谁么? 那么现在有个答案给你选择.
进错房间的访客; 医院里的病患, 或是…已经死去的怨魂…你选哪个?”

“我…我选2!” 秀一的大脑在恢复运作后迅速地从左到右又从右至左旋转了一圈, 终于回答.

“那么, 鱼板片和豆腐你喜欢哪个?” 少年就好像没有听到他的回答似的, 继续发问.

“哈???我喜欢…等等…慢着…” 秀一现在强烈怀疑自己是不是连头盖骨也一并骨折了… “你还没告诉我答案呢!”

“ 鱼板片? 豆腐?” 少年只是不停地左右晃动着脑袋.

“啊~~~~~ 鱼板片!” 秀一只能投降地回答.

“诶~” 这次少年终于有了反应, “ 我喜欢豆腐!”

“ 啥?!” 这次秀一真是傻眼了. 只能呆楞在床上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时少年突然猛地坐到他的床上. 圆溜溜的眼睛抓住秀一.
然后扯出一个灿烂的笑容.

“我叫深泽拓马,
请多指教!
中津秀一君!”

----------------

第二天, 深泽拓马, 做为病友正式入侵, 不, 是入住秀一的病房.
右侧的病床, 顿时被整个病区的护士围得水泄不通.

秀一目瞪口呆地看着几乎可以塞满整个房间的花束和人群, 心里不禁感叹这个叫做拓马的男孩的惊人魅力.

不就是脸蛋长得漂亮点, 腿长了点, 皮肤白了点, 笑起来可爱了点么…

好不容易最后一个两眼冒着桃心的护士小姐也站起来准备走出病房, 秀一总算觉得房间里的空气开始适合呼吸了.

“那就这么说定了, 等你好了, 我就来舞蹈教室找你报名!” 护士小姐乐呵呵地电流无限量大放送.

“嗯!好!”这个叫做深泽拓马的, 昨天半夜站在他床边扮鬼吓他的俊美少年, 又扬起了灿烂的笑容, 足以让人融化一样的笑容.

只是, 门一关, 刚才的好脾气的乖乖牌少年就马上消失得无影无踪. 几乎被花包围住的拓马整个人都像散架一样地垮了下来, 没有骨头一样地趴在床上, 把脑袋埋进枕头里.

秀一坐在床边看这个新来的病友. 少年把头埋了一会儿就稍微转了脖子, 露出一直大大的眼睛, 正好看到秀一的视线.

“在看什么?” 拓马的声音被枕头捂住了, 有些闷闷的.

“啊, 不是. 那个…我是…” 秀一被他突然这么一问不禁有些慌张,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 好像自打这个少年出现, 他就总是不能按照自己的正常思维讲话.

“我是…在看你哪里的骨头出了问题.”

这的确是个很大的疑问.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 这个叫做深泽拓马的少年, 虽然看上去有些瘦弱,都完全看不出任何骨骼上的问题, 而中津秀一所住的病房, 恰恰是医院内位于9楼的骨科, 所有的病房都住着骨科的病患.

深泽拓马用手撑起下巴, 用嘴朝身后努了努.

秀一撑着拐杖往床尾看去, 只见那边病人履历上, 写着:

姓名: 深泽拓马 性别: 男
年龄:18岁 病名: 肺气肿

“肺…气…肿?... 这是个什么东西?” 秀一一脸茫然地看着拓马.

拓马的眼神有瞬间的暗淡, 然后就有些意味不明地说:
“就是…跟贫血差不多…”

“贫血???” 秀一瞥了瞥病床上的拓马, 这么一看脸色还真的有些苍白, 再配上那套白色的睡衣, 还真是有点贫血的迹象.

“你看够了没有?” 等秀一回过神来的时候, 自己不自觉已经凑到了拓马的身前, 拓马抱着枕头瞪着他, “太近了啦!”

“额…哦! 对不起…” 秀一慌忙退回到自己的床边, “那个…对了!” 他拼命地想着转换话题的内容…

“ 刚才那个护士说的舞蹈教室是怎么回事?”

“诶?”

“诶什么?”

“你不知道么?”

“我应该知道什么?”

深泽拓马皱了皱眉头. 这让秀一感到不快. 是的. 他不喜欢这个长相好看的男孩子把眉头皱起来的样子, 尤其是他因为自己的原因而皱眉的样子.

拓马叹了口气, 站了起来. 秀一以为他要告诉自己什么.
没想到那个一身白色睡衣的家伙, 一转身, 就钻出了病房…

只留下秀一在病床上冥思苦想, 为什么每次对话都会以一种极其诡异的方式结束呢?

-----------------
真正知道拓马与舞蹈教室的关系, 是两天以后.

那天, 秀一送来看自己的樱开帅哥们出医院以后, 路过一间病房.

不知道为什么, 病房门口围了不少人.

秀一凑过去一看, 就看见病房里, 一个白衣少年正领着一位上了年纪的老婆婆翩翩起舞.
而那个少年, 正是与他同一间病房的深泽拓马.

这是中津秀一第一次这样认真地看交谊舞. 以前, 不要说现场去看, 就是电视里看到, 他也总是很快地转换频道的. 在他的印象里, 交谊舞是属于30岁以后的成熟的人群的东西. 那些奇怪的舞步和奇怪的衣服.

然而, 这样的东西到了深泽拓马的身上却变得非常地和谐了起来. 尽管他们身上穿着笨拙的睡衣, 尽管两个人的年龄相差甚远, 外貌自是不甚合衬, 但是两个人脸上洋溢的笑容, 却是那么地一致与完美.

拓马的嘴里还念念有词, 那可能是舞蹈的节拍. 老婆婆也乐呵呵地亦步亦趋. 并不是那种时下流行的快节奏, 而是悠扬而缓慢地, 在午后的阳光的烘烤之下, 散发出迷人的金色光芒.

“一, 二, 三.”

“一, 二, 三.”

仿佛所有人都要随着这个节奏摇摆起身体了…

“一, 二, 三…”

“一, 二, 三…”

少年舞得很快乐, 脸上挂着灿烂的笑颜.
他甚至捏着老婆婆的手, 划了一个圈.

白皙的手腕在空中绕了一个弧度, 缓慢却优美.

一曲终了, 大家都情不自禁地鼓起掌来.

中津秀一则是完全地看呆了. 等他回过神来, 拓马的脸已经特写到了咫尺的距离.

“喂. 你发什么呆? 拐杖都要掉了啦.” 拓马吼他, 不过脸上却仍是笑着的.

“…” 还没等秀一回答. 另一个声音却从身后窜了进来.

“有空管别人, 还是先照顾好自己吧. 深泽拓马先生!” 一个穿着护工服的青年走过秀一的身边, 一手就拉住了见状要开溜的拓马.

“タケシ酱…嘻嘻…” 见逃不了, 拓马只好回过头摆出一张俏脸意图蒙混过关.

“叫タケシ酱也没用…” 这个单眼皮的小青年倒是少见地不被这张漂亮的脸蛋给蒙骗的家伙.

拉着拓马的手就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又是一个奇怪的人那…

秀一歪着脑袋想. 冷不丁地身后有个人重重地拍他的肩膀, 吓了他一跳.

回头一看, 他就笑了, 伸手也拍了拍他的肩.

“哟! 大杉! 好久不见啦!”[/color]

=======================
FT: 我挤牙膏挤了好久XDDDDDDDDDD
大家踊跃回复啊~~~~殴死~

下集预告: Karte 2 我不是同性恋!!!
[s:79]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at 10:50 | +边|界+ | TB(1) | CM(1)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みんな の プロフィールは、アクセスアップをお手伝いするサイトです。
http://blog.livedoor.jp/meannano/


より多くのひとに貴方のブログを見てもらえます。
【2008/01/02 10:09】 URL | みんな の プロフィール #- [ 編集 ]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

管理人の承認後に表示されます 【2012/10/28 20:20】
wreath 营业执照

Kana

  • 店长:Kana
  • 欢迎光临Pink Kitchen!

    看文向导:
    请根据下面的<分类菜谱>的分类
    选择你想看的文!
    Enjoy^o^

    ·本命:永远小美女的老头hyde
    ·小男人:包子P,小乌龟
    ·主CP:樱猪/斗山最高!
    ·YY:PK,N团全员


    告示:
    1> PK敏感者慎入.
    2> PJ,AK王道慎入.
    3> 本BO内任何文字与图片,未经同意谢绝转载.




wreath 厨房日历

06 | 2018/07 |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wreath 分类菜谱
wreath 新款菜式
wreath 顾客点评
wreath 历年菜单
wreath 名菜查询

wreath 厨房脚印

wreath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