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k Kitchen

同人作品仓库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at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第七章

优并没有直接把和也带回那座大宅子,而是把他带到了那个他曾驻足的剧场,今天整个剧场,张灯结彩,四处都挂着红灯笼,人进人出,似乎张罗着什么喜事,场面丝毫不比过年逊色,优的宝马直接驶入后巷,丝毫没有减速地滑进停车场。和也有些不解地挑了挑眉。

“不是说去你家么?怎么?带我来看戏么?”
优的嘴角勾起一个弧度,伸手,将手指插进和也微金的发。拇指将他额间的发撸直一边:
“先带你看场戏不好么?”
和也不置可否地耸了耸肩:“好啊~我还从来没进过这种高级的地方呢~”
笑意更深了,优凑近他在他额头烙下一个轻吻,“我保证你会喜欢的。”

“优少爷!”在听到第N个Staff经过身边的时候,必恭必敬地行礼之后。
和也斜眼瞥了瞥优,终于忍不住发问:“你……难道是这个剧团的小开?”
优紧紧地盯着和也,一秒钟后爆发出大笑,“哈哈~是不是觉得我这个小开当得很没水准?”
“还真是完全看不出来,你的背景那么有sense。”和也不痛不痒地说。眼前这个优,富有,挥霍,霸占,轻佻,和所有的贵家公子如出一辙,却没料到,却出生于这样一个戏剧之家,一个在全日本的艺能界都颇有分量的家族。这样的家族不是一直都有着严苛的规条和谨慎的作风的么?怎会象身边的人这样狂傲放肆?
优似乎并没有生气,只是搭在和也肩头的手紧了紧。笑声还在持续,只是肩头有种窒息的痛。

“那你对能剧也一定很在行咯?”剧已开场,优带着他挑了一个偏僻幽静的座位坐下,避过了中央席重重达官显贵,也避过了那层高层社会的压迫感,和也挑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松软的沙发座上。
优没有看他,半晌,没有表情的的面孔,英挺的唇线吐出四个字:“完全没有。”
和也有些吃惊,却不想深入,顺着优凝着的眼神,视线,终于,和台上那个戴着面具的“仕手”,相遇。
这一看,便抽不开了。
这是他第一次看能剧,之前对它也知之甚少,本身就是一个只供有钱有地位的人消遣的高级娱乐,普通人又怎会涉足?
台上那个人,站在舞台中央,尽情地舞着。
标准的身高,中等偏瘦,丝缎华服,数不尽的奢靡。宽大的袖,挥出流畅的线,水亮地在空中绘上图案。白皙的手臂,随着滑下的袖,尽展,有力地曲展。
只看不见脸。
只看不见脸。
竟是戴着面具的!
和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张面具的时候,心脏就突然地抽痛起来,象被掏空了般的,只剩一个皮囊。
剧名曰<半部>,源氏物语中,光源氏初次与夕颜相会后念念不忘她的美貌,朝思暮想。再熟悉不过的故事,可是看来却别是一番滋味。
表情是静止的,因着那僵硬的面具。却又好象是鲜活的,每个人心里,都留一个表情,一个仅属于自己的表情。
台上,面具换过一张又一张,不连续的变更,但是,却在各人脑海里连动起来。和也许是有些着魔了,只目不转睛地看。仿佛连呼吸思考的时间都省去。
那旋转摇摆的身躯,仿佛与什么重叠起来。又迅速地抽离……思维错乱着叫嚣着飞奔,他却什么都不想理。
终于,曲终剧末。
台下,掌声雷动。
台上,那个人,一次又一次地谢幕。
在欢声中,中央席有一个中年男子,鼓着掌起身。
中气十足的声音传来:“智久,演得好。”
话音不算响亮,却有股慑人的气势,台下于是渐渐静下来,只静静地看着台上那个人。
只见那个人,又微微欠了欠身行礼,然后抬起头来,一手抚上面具,一解一搭,那冰冷僵硬的面具便卸下。这本是不该发生在台上的举动。因为每个人心中那张适才连动的面孔,将因着他而划为泡沫。然而,所有见到那张容颜的人,都欣然甚至欣喜地接受了这个美丽的错误。
山下智久微微甩了甩发,无视台下有多少眼光中带着惊艳与诧异,淡淡地扯出一个微笑:
“二叔,祝生日快乐!”

那个被他称作二叔的男人,喜多川,今天故事的主角,满意地看着周遭无数权贵发亮的双眸,满意地冲山下点了点头,山下于是又行了礼,便不多停留地下了台。只留下堂皇的舞台,完美的留白。

和也觉得自己又快晕倒了。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又是他?
那个面具卸下的瞬间,他觉得这几天苦心建筑的沙墙瞬间被巨大的海浪冲垮。
那张清瘦的脸,那个淡然的表情,甚至眉间的隐藏的温柔,都如一张网,兜头而下,无处遁逃。

优眯着眼睛看和也,看着他兀自失神地任表情忽喜忽忧。把玩着手中的打火机,玩味地笑。

*****************
喜多川看到和也的时候,脸色很不好。
“优,你是想存心气死我是不是?”
吃晚饭的时候,宾客在寿星喜多川表示想过一个家族生日后,都已经被尽数打发走。当然,其中少不了山下陪满笑脸的许诺。
送走了最后一个客人,山下长舒了一口气。可是走进餐厅时听到的第一句,竟是二叔有些忿忿的话语。
餐桌的一边,优正挽着一个人站着。而那个人,正是,那个,挥之不去的身影。
一时之间,他不知该进还是该退,只杵在一边尴尬着。
“智久~怎么不进来?”坐在桌边另一侧的小池眼尖地看见了他,急急地唤他。
一时间,所有的视线都聚到了自己身上,包括他。
四目相对,无言。
“哈,和也,这个人我一定要跟你介绍。”优今天心情似乎好得不得了。一把拉过还有些发愣的山下,推到和也面前,“山下智久,我最‘亲爱’的堂弟。”说亲爱两个字的时候,优强调了下,牙齿紧咬着,声音有些坚硬。
“……幸会……”静默了半晌,和也有些艰难地开口。
山下只反射性地点了点头,眼神掠过他的眸,一闪便移向了别处。
“怎么那么见外啊?你们应该见过的。”优一脸镇定地随口而出。
“见过?!”声音同时来自两个人,喜多川一脸微怒地把矛头转向了山下,而小池也吃惊地鼓起嘴。
“啊,不……”山下有些结巴,那个不字出口的时候,和也觉得,沉进深海。
“怎么不啊~你那天来我家,明明有看到他吧?!”优笑得一脸揶揄。
“啊~那个啊~对对。”山下局促地回答。闪身走到小池身边,坐了下来。
经过和也身边的时候,和也的目光跟随着他,可是他却只埋头擦肩而过。
“哈,爸,看你紧张的那个样子,难道你觉得‘最乖’的智久会在和也‘工作’的地方见过他么?哈哈!”
和也的眼神攸地黯淡了下来。是这样啊,原来,是这样。
原来自己不过是,他生命中,一个过客,而且,是一个不光彩的,过客。
“哼,你也知道他‘工作’的地方不正经么?!”喜多川狠狠地瞪了优一眼。“我跟你说过什么话,你最好不要忘记。”
“不好意思喜多先生,我看这里也不欢迎我,那我先告辞了。”和也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只想离开这里,远远地离开。他看见他身边那个很可爱的小男生,虽然山下没有什么动作,但是那个男生一个手紧圈住他的胳膊,再傻的人也看得出什么。
脚还没来得及移动,就被一双有力地手牢牢地抓紧,肩膀被捆绑住,栓在身边。
优低沉的声音在耳边荡开:“我没叫你走,你怎么可以走?”
如被下了定身咒,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个吊儿郎当的人,第一次觉得,他似乎并没有这么简单。
“爸,我当然不会没事带他来碍你的眼。”优满脸堆着罕见的笑。
“那你说你带来回来干什么?”
“既然智久一登台给我们家带来那么大的荣耀,”他顿了顿,瞥了一眼山下,后者正只静静地看着3人,身边的小池懒懒地偎在身边。厌恶感油然而生,讨厌他那张永远镇定的脸,讨厌他总是局外人一样地旁观,讨厌他的一切,讨厌!“我总得表示下嘛!”
“你不来吵架已经不错了。”喜多川不以为意。
“呵呵~怎么会呢?爸你既然都那么慷慨地送了他那么大个礼……”优又看了看小池,他丝毫不被他们的对话所吸引,只把玩着山下的衣袖。呵呵~可爱的小宠物啊~马上也让你好看。“我什么也不送,怎么也说不过去吧?所以……”
他把怀里的人往前一推,“和也,我就忍痛割爱了。呵呵~”没几个字,却足以在整个餐厅投下定时炸弹。
“什么?!!!”惊叫的是喜多川,小池,还有和也。除了山下。
“你……”是喜多川的声音。
“怎么?虽然和也没有小池那么可爱,不过,他可是绝对不会让人失望的哦。”饶有兴味地看着和也,他觉得眼泪都要笑出来了。
喜多川一时气结,只怪自己送小池在先,竟也找不到反对的理由。叹了口气,拂袖而去。随他去吧,反正,结果,都一样。
屋子里的空气,顿时静谧地诡异。
小池气鼓鼓地瞪了和也一眼,也不再说什么。
“啪——”清脆响亮,和也一个巴掌甩在优俊俏的脸上。
“你把我当什么?!”用力挣脱优的掌控,转身就走,趁最后仅有的可以保留的东西还残留。
可惜天不从人,身体再次被牢牢地捉住,优身边常带着两三个高大的保镖,要想从他们手里挣脱,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啪——”优反手一巴掌,还在那张气愤地有些苍白的脸上。无色的脸,立刻,有了血色,充斥着染上脸颊,鲜红的掌印。
面无表情地,优靠在椅子上发话:“跟你说了多少遍了,你已经被我买下了,该走或该留,我说了算。不听话,小心吃苦头。”蓝灰色眼眸,冷得令人打颤。
“放开我!!”和也只是倔强地挣扎,不要,不要,为什么,这样的自己,要让他看到?
优一把捏住他的下巴,“你今天很不乖哦~我要惩罚你。”
点头示意,两个保镖撩起袖子就准备开打,厚实的拳头快接触到那柔嫩的皮肤的时候,一只手,拦住了它的去路。
山下智久挡在和也面前,一手,生生地隔阻了两个保镖的拳头。双眼却看着优,仍是静默的语气:“优,谢谢你的礼物。既然送给我了,要教训的话,是不是应该经过我同意呢?”
优突然大笑出声:“哈哈!哈哈!”挥了挥手示意保镖退下,用手推下山下同样紧握的手,“那,他,我就交给你了。”说完,便大摇大摆地走人了……
和也看不见背对着自己的人的表情,只听见一声叹息,那叹息很轻,轻到他几乎以为是自己幻听……

等和也回过神的时候,小池已在不知什么时候离开了,屋里只剩下了他和他。

那后来,他们说了什么他完全不记得了。只记得自己一杯又一杯地灌着酒。酸苦的液体,滑入喉管,滚烫滚烫,于是他又举杯,想再用凉滑的液体浇灭焚烧的火焰,却换来更灼热的触感。眼前那张容颜,慢慢地溶开,变成两个人……又并拢……他混乱地伸手捧住他的脸,嘴里胡乱地嘟哝:“你怎么会有两张脸呢?……哪个是你呢?……哪个……”头很重很重,重得连脖子都快承脱不住。眼睛越来越重,眼前的人仿佛说了些什么,可是声音好遥远好遥远,完全听不清楚。他想凑上前去听,却发现身体完全不听使唤。终于,意识抽离……一片混沌。

****************
山下把和也扶进房间的时候,他已经醉得不醒人世了。
把轻盈的身体抱上舒软的床榻,那体重轻得令人吒舌。怀里的人紧锁着眉,身体蜷缩着,微微地颤抖。因酒精作祟,原先没有血色的脸颊微微地泛红,瘦削的身子也发烫,细小的汗滴,沁出皮肤,山下掏出一块手帕,细细地擦……拿来一条薄薄的棉被,妥帖地盖好,当两人的距离只剩下微小的一公分时,他静静读这张脸。他睡得很不安稳,细挑眉头始终没有舒展,修长的眼线,划出两条好看的圆弧,浓密的睫毛,有些湿,闪着晶亮的光。娇小的鼻尖,呼吸紊乱着,并不平稳。双唇的唇色并不深,只浅浅的粉色,唇的周围,氤氲着淡淡的酒味,甘甜的芳香。
有一秒钟,他觉得自己几乎要亲吻下去,吻上那带着淡淡酒香的微薄的唇。
最后的理智把他拉回。沉重地呼吸着抬起身,轻手轻脚地退出房间,合上门。
叹息声,在空旷地回响,门外。门内。

他终是没有吻下来,没有……

======================================================
他们混乱我也混乱...
就混乱一章好了||||||||||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at 00:54 | +面具+ | TB(0) | CM(0)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wreath 营业执照

Kana

  • 店长:Kana
  • 欢迎光临Pink Kitchen!

    看文向导:
    请根据下面的<分类菜谱>的分类
    选择你想看的文!
    Enjoy^o^

    ·本命:永远小美女的老头hyde
    ·小男人:包子P,小乌龟
    ·主CP:樱猪/斗山最高!
    ·YY:PK,N团全员


    告示:
    1> PK敏感者慎入.
    2> PJ,AK王道慎入.
    3> 本BO内任何文字与图片,未经同意谢绝转载.




wreath 厨房日历

06 | 2018/07 |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wreath 分类菜谱
wreath 新款菜式
wreath 顾客点评
wreath 历年菜单
wreath 名菜查询

wreath 厨房脚印

wreath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