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k Kitchen

同人作品仓库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at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第九章

智久轻轻阖上门,平淡的脸上略带上了几分忧愁。懊恼着自己刚才的一时冲动,就这样收下了他。踱着慢慢的步子,没有向自己的卧房的方向走去,而是绕过回廊,来到后院。

夜凉如水,那是一种很深沉的蓝,深地可以刻入骨髓,却不至暗,仿佛无底的深渊,张着臂膀,等着拥抱罪恶的灵魂。院子里很安静,只有竹叶摩挲的声音和水滴敲打水面的丁冬声。
山下智久静静地走过去,直到身前的月光,被那个瘦高的影完全吞噬。他澄的瞳孔撞上那抹蓝灰色,浅淡的色彩在皎洁的月色下,分外妖娆。
对面的人什么话都不说,只猛然地将他揉进怀里。头颅深深地埋进他的发间,深深地吸气,吮吸着智久所有的气息,仿佛一不小心他就会凭空地消失不见了。
智久悬垂的双臂终于有了反映,爬上来人的肩,却不是搂紧,而是轻轻地推开。
眼睛里满是澄静,“优,够了,我们都够了,好不好?”
优被推开的身体,僵直在那里,眼中从未有过的温柔在下一刻终于又消失不见。
“哈!笑话!你有什么资格来要求我?”他低沉的声音,划破寂静的夜,裂帛。
“优,我知道你恨我……”智久的头低了下去,是命中注定的么?他要亏欠他?“是我害你失去你最重要的……”
“哈哈!哈哈!”优笑得声音如颤抖的风,凄厉。“你心里不是这么想的吧?你心里一定在笑,在笑我这个大傻瓜!笨笨地自投罗网,省了你不少工夫吧?!”
“优!我不是故意的!那是意外!!”智久有些激动,白净的脸庞因此泛起些许血色。
“白痴才相信你的话!你这个魔鬼!”优恨恨地,“怪我自己鬼迷心窍,才会中了你的计!”
智久欲再争辩,却又觉得是徒劳,他任由眼中失了光华,良久,他似在对优说话,“好,你要报复,我奉陪,你有什么怨气都冲着我来。不要……把别的人扯进来。”
优眯起眼睛,走上前去,一把捏住他微抿的下巴,抬起来凑到自己脸前,“你这是在求我么?”他轻轻地吐气,魔鬼的气息尽数洒进智久微凉的呼吸,“还是……你根本就是爱上了那个叫龟梨和也的小妖精。”
面前的身子猛地战栗了一下,如瑟缩在风中的叶,挣扎不过,终也是要跌坠下来。
“并没有。”眼光躲过优如鹰般敏锐的注视,他说的话连自己都不相信。
“既然没有,那你有什么立场来说这些话。”优冷酷地放开他,“你给我记着,我,绝,对,不,会,手,下,留,情,的。”
“优!有什么恨,你都可以出在我头上,是我欠你的。为什么要把他扯进来?!他什么都不知道!”智久从来没有这么心慌过,“优,你要我怎么样?!我都答应你!你要我死,我眼睛都不眨一下!”
“山下智久!!!”优终于忍不住崩溃,歇斯底里地大叫,双手紧紧地抓住智久的肩膀,十指深深地陷进去,“你以为你是谁?!救世主吗?上帝吗?!不要摆出一副那么高尚的样子!我最讨厌你这种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他拼命地摇晃身前的躯体,仿佛这样就可以把所有痛苦都忘记似的。“好!!你说我要什么都可以是吧?”他一双蓝灰色的眼眸直直地盯住他,让他无处囤逃,“那么,我要你!!我要你!!!你肯吗?你愿意给我吗?!”
用力一带,身前的人便跌入自己的怀里,他滚烫的唇拼命搜寻着他的,恨不得把眼前的人一口一口地吞食干净,渣也不省,全吃进肚子里,这样他就不用整天爱也不是,恨也不是了。可是无论他怎样地生气,怎样地粗暴地占领他的冰冷,智久只是在他的囚禁中拼了命地逃匿,反抗。紧抿的唇,从不曾温热半分。
终于,优放弃了进攻,一把推开他,如一头受伤的兽,凄惶地笑,“不愿意是吗?刚才不是还一副大无畏的样子么?”月光冷静,冻住最后一丝热情,“山下智久,我不会放过你们的! 我不会那么容易让你死的。我要你也尝尝得不到的痛苦,我要让你生不如死!我得不到的幸福,你,你们,也休想得到。”
抛下最后一句话,高瘦的身影便消失在月色中,山下智久跌坐在地,心里只有一个念头,绝对,不能让他,伤害他。

******************
清晨的阳光,携带着薄雾透过玻璃窗前略有缝隙的落地窗帘,慢慢地渗进整个房间。轻手轻脚地,怕惊醒了床榻上蜷曲的身体。
床上的人,却还是敏感地皱了皱眉,半趴着的身体,又往柔软的被褥里缩了缩,抱着枕垫的双手又紧了紧这纯白的绵软,浅金色的发丝因整个脸深埋在枕头里而片片悬垂着,遮住整个脸颊,成为整床羽色下的唯一色调。
突然,一声惊叹突兀地在房间内荡起,和也攸地张开双眼,床头,正趴坐着一个同样精致俏丽的男孩,一颗头颅搁在床沿上还不安分地晃啊晃。
“你真好看!”小池一双大大的眼睛眨巴着,半晌吐出几个字。
“……”还没完全清醒的和也定了定神。宿醉几乎把他的脑袋撕裂,他挣扎着撑起身体,一手拼命地揉着太阳穴。“你大清早跑进我房间,难道就是为了夸我好看么?”
小池没有回答他,只是无趣地撇了撇嘴,突然,脸部又大特写在和也的面前,吓得和也不禁往后退了退。
“你喜欢他对不对?”仍是甜甜的嗓音。
“你说什么?”有意无意地逃避这个自己都问了自己好多遍的问题。
“智久啊~你喜欢他对不对?!”一双眼敏锐地仿佛洞穿一切,直看得龟梨浑身不自在。
“……我只和他见过两次”有些问不对题,是啊,只见过两面的人,怎么会有什么热烈的感情?
“那又怎么样?!一定是的,对不对?”他一副自信满满的样子。
“为什么那么肯定?”明明连自己都还在模糊着。
“昨天,你看他的眼神,白痴都看得出来。”
原来已经明显到这种程度了吗?慢着……
“喂,我说……”和也抬起头。“你不是他的情人吗?这种时候不是应该把我恨之入骨再顺便一刀捅死我之类的吗?”
小池小嘴一撅头一昂,“我才不会做那么低级的事,让智久讨厌我呢!说实话,我昨天是很气你啦!什么嘛!突然冒出来跟我抢智久。不过呢,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
“看得出来,你不是个惹人讨厌的家伙。所以……我决定不跟你计较了。”小池一副很大度的样子。
和也突然觉得眼前这个人其实真的是个可爱到很彻底的小家伙,一副古灵精怪的样子,其实明明还是个孩子。“那……你该不会是想和我来个娥皇女英吧?”难道大度到跟他分享一个男人?
“什么啊!!”小池气得跳脚,双手叉腰站了起来。“我告诉你哦,虽然我不讨厌你,可是我没说要把智久让给你哦!分享也不行!他是我的!我告诉你这些是要正式告诉你,”他清了清嗓子,“我要和你公平竞争!我绝对不会让你的!所以,请你也不要在那里谦虚。”
说完,也不管和也的反应转身就大摇大摆地出门去了。
屋里只剩下和也啼笑皆非。
竞争?争什么?那个叫人心碎的人吗?时儿温柔又时儿冷漠的人,自己居然就这样陷入了?突然想笑老天弄人,是什么把他,牵至他跟前,又在两人之间驻起一道无形的墙?谁也看不见,却仿佛永远都跃不过……
叹了口气,他翻身下床,这么好的天气,实在不该错过。还是出去透透气为好。

才出门就撞进一具温热的胸膛,和也忙抬头,不期然地撞上那双透彻的瞳孔。心脏又狠狠地撞了一下,他慌乱地站直了身子,象个犯了错的小孩,垂着脑袋。
“对,对不起。”
“没关系。”来人冰冷地甩下三个字,看也不看他一眼便径直擦肩而过。
衣裳带起的风拂过和也的脸颊,如镰刀,剜割入骨。

**************************
已经10天了,他住进这个大宅子已经10天了。和也觉得他快要被这座沉静精致的宅子逼疯了。10天来,“他”从未再踏进他的房间半步,甚至在回廊遇见也只是冷淡地擦肩而过。
就连每天的饭菜都有人特别送来给他单独用,说是和老爷一起用餐怕他生气,于是,和也就象一束艳丽却束之高阁的花,美丽却凄清地走向凋零。
只有小池偶尔会来和他聊天,总是说着,前天和智久一起去钓鱼了,昨天一起和智久一起去赏灯了。心里仿佛被掏出一个巨大的空洞,怎么填也填不满。
于是,第11天,他终于再也忍不住,决定出门走走。

刚走到门口时,手机响了。
“喂?”
“喂,是我。”那低沉的嗓音再次传来,和也不知道为什么,情不自禁地迎风战栗。

熟门熟路地再次站在了那个公寓的门口,门打开是,他看见眼前的男人,蓝灰色的眼珠里,闪着一抹撒旦的危险气息。

男人伸手一带,和也便整个被卷入那宽厚的胸膛里,魔咒在耳边浮起,“小妖精,想我么?”
猛地清醒过来,和也用力推开他,“放开你的脏手!你不是把我送人了么。”

优玩味地笑,勾起优美的弧度,双手抱胸地看着他,“怎么?伤心啦?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可没见你这么在乎过我啊~”
和也气呼呼地坐到沙发上,“你到底想怎么样?”
“哈哈~你挺聪明的。”优也坐到沙发上,一手搂住他的腰,“把你送给那个混蛋我也舍不得呢~不过为了报复,你就牺牲一下吧。”
“报复?”和也有些困惑地抬头。
“对!我要报复,那个叫山下智久的野种。”
和也皱起眉头,眼前这个人,到底是怎样的存在?
“那你还把我送给他?”
“对啊,你是我报复的关键,只要你按我说的做,我就可以让他死!”优的眼中闪出兽的光芒,刺得和也睁不开眼。
当死字从他口中吐出时,仿佛轻松地犹如在说吃饭一样的平常事。和也的心猛地一沉,没来由地绞痛。
“死……?”他反复地玩味这个字。
不知何时,优的手上多了一个透明的小玻璃瓶,瓶中,透明的液体温柔地笑。
“把这个放到他的饮食中,他就看不到第二天早晨的太阳。”
和也觉得呼吸都快停止了,颤抖的手接过瓶子。“你……为什么认为,我会为了你去杀人。”
“就凭这个。”优随手按下电脑的显示屏开关,屏上,显现的,是一间病房,病床上的妇人,睡得很安详。
“妈妈!”和也惊呼。
“别忘了,我花了多少代价得到你,还有你妈的住院费,全是谁在缴。而且……”蓝灰色的眸子凑近,“你觉得要是有人拔掉那根氧气管,会是怎么样呢?”
“你……卑鄙!”和也伸手就想给他一个耳光。被优有力的手擒住动弹不得。
“怎么,还想打我么?!”优用力一推,和也便跌坐在地。冷冷道:“杀了他,不然就等着替你妈收尸。”
看着他颤抖的身体,优轻轻地拂过每一寸皮肤,口中轻喃:“他……应该还没碰过你吧?那么不懂得欣赏,你……难道就不恨他吗?”如被针刺般,和也的眼神里,透出一股绝望的光线。

和也忘了是怎样回到那座大宅子,衣服口袋里,那个透明的玻璃瓶安静地躺着,却犹如一个定时炸弹般沉重。

敲门的手还在颤抖,那个日思夜想的男人已经出现在自己眼前。半裸着上半身,智久只用浴巾围住下半身。一条纯白的毛巾一边圈住脖子,一边正被他拿在手里擦拭湿濡的发丝。刚被热水冲刷过的身体,散发着阵阵沐浴乳的水果香,水滴经由色的发根,垂坠下来,氲成雾气,荡在眼眸里。
“什么事?”在些许的惊讶过后,冷静的面具瞬间又戴上。
如果没有那声冰冷的问句,和也不知道自己会发多久的呆,心跳仿佛都停止了。直到再次被那寒气冻伤。“可以……进去吗?”惊讶自己的声音是如此嘶哑,和也连自己都吓了一跳。
智久犹豫了一下,侧了侧身。
和也走了进去,第一次,进到他的房间。

那是一间很简单的房间,只最简单的家具摆设,看不到任何的装饰。干净得空虚。
在茶几边找了个坐椅坐下,山下找了件浴袍披上,与他对面而坐。
“你在躲我么?”和也突然冒出这么一句。
“没有。”仍是不带任何干净的回答。
“千禧夜那天晚上在reincarnation和我跳舞的人,是不是你?”和也问出自己心中最想知道答案的疑问。
“是。”
一个字,却足够击溃所有的心理防线。
“你……讨厌我么?”为什么,为什么从那以后一切都变了?那一夜,明明是如此温柔的一个人啊。
“不讨厌,但是也不喜欢。”
他苦笑,那么,什么都是自作多情罢了。足够了么?他要的答案已经全部都问到,那么,是他,动手的时候了么?
刻意地碰翻水杯,玻璃坠落在地板上,应声碎裂,透明的水珠溅洒了一地,趁他起身收拾杯子的时候,将已被手心捏得温热的透明液体,无声地倾倒入他那个朴质的陶瓷杯。液体如泪滴轻坠,无声地溶开,与澄净的水合而为一,又回复成平静的湖。
把玻璃瓶收回怀中,双手即使交握都止不住地战抖,双眼,只楞楞地看着那只杯子,仿佛要把它整个吞噬下去。

他的演技糟糕透了,山下智久蹲下收拾的时候这么想。没想到优竟那么快有了动作,虽然他知道他不会就这么简单地放过他,但是他却想赌一赌,将计就计,或许一切能就此了结……
或许死在他手里,至少心里会是笑着的吧?

当山下的手握起那只杯子的时候,和也整个人都止不住地颤抖起来,心脏不听使唤地飞快运作着,几乎要跳出那胸口,不要!不要!不要!心里不停有声音在喊,却怎么也发不出声音。

把杯子凑到嘴边,只要一倾斜,所有的事情都可以烟消云散了吧?只是,为什么看着那双慌乱焦急的双眼,自己的心里就好象要滴出血来?他从未对这世界上的任何人或事有所留恋,因为觉得自己的生命早该终结在父母死去的那夜。可是为什么,脑袋里满是他死后眼前这个男子的模样,或笑或哭?什么时候,身体里,流淌着一种情绪,叫珍惜?

他举杯的瞬间仿佛延长到了一个世纪。如果可以,和也真希望自己从来不曾踏进这间屋子。是的,他后悔了!他后悔了!他后悔得要死……他什么也不要了,他什么也不想管了……他只要看他活着!

“啪——”智久呆呆地看着手中的杯子被摔在地上。
眼前的人浑身颤抖着,眼泪不听话地滚落下来,凄绝得如杜鹃啼血。
半晌,智久才找回自己的声音:“为什么?为什么要阻止我?差一点,差一点就成功了。”

他知道!!他从头到尾都知道!!!
和也觉得自己仿佛当着眼前的人被撕下虚皇的皮,他丑得比野兽更狰狞。
“你疯了吗?!知道杯子里装的是什么吗?!是毒药啊!!我要杀了你呀!!”声音颤抖着,失去理智地声嘶力竭,双手抱住头,痛苦地蹲下,泣不成声。
“我死了,一切就都结束了。”
“结束?!怎么会结束?!”和也抬起头,红肿的眼睛,布满了绝望,“那我呢?!你有没有想过我?!”
智久有些楞住了,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世上会有人因为他的死,而伤心难过。
和也站起来,他用尽最后的力气,哽咽着问:“山下智久,你的心里,到底有没有我?!”
说完,便失魂落魄地消失在智久的眼中。

一天,两天,三天,这一消失,龟梨和也这四个字仿佛就整个从山下智久的生命中消失了一样,所有的痕迹,都被抹得一干二净了……

===========================================
终于把那曾漂亮的纸捅破了...
偶地心在滴血~~T T~~
为了早早地H,偶拼命地加快进度...
人家要写H啦~~哭~~
是说我果然BT...
飞逃...
还有古代的铺垫...然后H就要来啦~~
XDDDDDDDDDDD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at 19:31 | +面具+ | TB(0) | CM(2)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這章好看...好精彩v-424

UP那段看得SO過癮>< 不過要是能繼續下去就更好了XD(被LG T飛~)
不過一邊看一邊在想...幸虧是用的俺推薦的U君...要是用某人推薦的甜甜...淳山...抖= =
原來我那麽有先見之明...自滿ingv-398
【2005/09/15 00:08】 URL | R #g5CBdH8I [ 編集 ]


老婆。。。要是用甜甜,偶就不会这么写了= =|||
【2005/09/15 00:25】 URL | kana #- [ 編集 ]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wreath 营业执照

Kana

  • 店长:Kana
  • 欢迎光临Pink Kitchen!

    看文向导:
    请根据下面的<分类菜谱>的分类
    选择你想看的文!
    Enjoy^o^

    ·本命:永远小美女的老头hyde
    ·小男人:包子P,小乌龟
    ·主CP:樱猪/斗山最高!
    ·YY:PK,N团全员


    告示:
    1> PK敏感者慎入.
    2> PJ,AK王道慎入.
    3> 本BO内任何文字与图片,未经同意谢绝转载.




wreath 厨房日历

06 | 2018/07 |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wreath 分类菜谱
wreath 新款菜式
wreath 顾客点评
wreath 历年菜单
wreath 名菜查询

wreath 厨房脚印

wreath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