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k Kitchen

同人作品仓库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at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第十章

并州,军营。
何离一直冲到将军的营帐前才停下,急速的运动使他上气不接下气,小脸涨得通红,但脑子里,满是刚才听到的丫鬟的对话。


[你说的可是那天将军救回来的男子呀?]
[是呀是呀!听说那天将军为了救他,可是……]
[可是什么呀?]
[哎呀,实在是说不出口呀!]
[这里又没人,你说给我听又有何妨?]
[哎呀,据说将军为了喂他喝药,可是以口相喂呀!]
[哎呀~羞得死人呀!]
[没想到将军那么仪表堂堂竟有断袖之癖呀!]
[嘘你小声点,要是被莹莹听见了,不撕拦你的嘴才怪呢!我看呀,定是那个叫何离的男子勾引将军!]
[是啊是啊!听说他长的就一副妖媚样啊!]
[依我看那,他当时会去救将军说不定就是故意献媚!]
[对呀!不然他一个小卒,哪有这样锦衣玉食的机会!]
[……]
[……]

后面的话何离没有听见,因为他整个人已经快气疯了。什么嘛!居然说他,说他是为了勾引将军才救他!他哪有!还说,还说……老天!他真想挖个地洞钻下去再也不要出来了。

相愿皱着眉看着一阵旋风般刮进军营的何离,这小家伙是在抽什么风?身体明明大病初愈,就这么风风火火的,他不要命了吗?
何离气喘吁吁地站在相愿面前,铁青的脸色让相愿吓了一大跳。
[你这是要干吗?]
[让我……见王……]他上气不接下气地喘着,小脸憋成一只红苹果。
[啊?他现在在和各位将领商量要事。哪里有时间来见你。]相愿眼珠都要弹出来了,他这么火气冲冲地跑来,难道就是为了见他?在刺史府不是每天都能见到么?
[我要见他!!!]何离简直就快要用吼的,也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眼前这个人,虽然没有王那么高的地位,恐怕要是激怒了也要吃不完兜着走吧?
[什么声音那么吵?]帐内,兰陵的声音传出来,虽不大声,却震慑全场。
相愿看了眼何离,无奈地摇了摇头,闪身进帐,在兰陵耳边低语几句。
兰陵微微地皱了皱眉,迟疑片刻对着一屋子的大小将领说:[今天的事情先议到这里吧,改天我们再商量。]
看着众人一脸的疑惑,相愿有些失笑。等众人都退下了,他便把何离叫了进来,也随后退下了。
兰陵坐在桌几后,双手抱胸地看着眼前的何离。
脸上的红晕还未完全褪却,何离就这么直楞楞地站着,甚至忘记行礼。
[现在可以说了吧?这么急匆匆地找我,到底是什么事?]
[我……我……]虽然刚才明明是憋着一肚子的怨气和委屈要向他澄清,可是就在见面的瞬间,仿佛都化做轻烟消散得无影无踪,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怎么了?你该不会跑这么远过来,就为了让我听你结巴吧?]看他鼓着腮帮子干着急的样子,怎么他竟然一点也生不起气来呢?
[当然不是!]何离有冲冲地顶回去。
[那你到底有什么话,就说啊。]什么时候开始,他可以纵容一个人在他面前这样放肆了?即使是相愿,恐怕也会直接被他丢出去喂狗吧?
[我……我……我想来告诉你……]闭上眼,不管了,死就死吧。[我,我不是为了勾引你才救了你的!请你不要误会!]
何离等了很久,等兰陵发火,可是却什么动静都没有,他睁开一只眼偷瞄他,只看见桌案后,一个张口结舌的王。
哈?他在说什么啊?他大白天的不好好地躺在府里养伤,那么兴冲冲地跑到这里来,就为了跟他澄清他不是要勾引他?这是什么逻辑?
他走下桌案,一步步走进何离,何离本能地向后退,终于被墙角挡住去路。
[你……你……你要干吗?!]心脏突然捶起鼓来,扑通扑通地,这么近的距离,连他的呼吸声都好象听得见啊~难道……难道……那些丫鬟的话又在脑海里响起,[据说将军为了喂他喝药,可是以口相喂呀!]下意识地抿紧下唇,两条眉毛快拧成了麻花。
[我有说,你在勾引我吗?]兰陵压低了声音,口中的气息直直地喷进何离的鼻腔里,淡淡的,菊花香。
[没……]他有些心慌地低下头……为什么心跳得那么快?老天啊~救命啊~
[那你干吗这么突然跑来向我澄清,一副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样子?]他一双敏锐的眼睛如鹰般捕捉他慌乱的视线,他如待宰的小鸡逃不出生天。
[啊~~~不是……不是的!]天那,怎么有越描越的感觉啊~何离的脸腾地又红了起来。
[不是?那是怎么样?]暗暗压住笑意,用佯怒的语调调侃,逗弄这个小家伙可是有趣得紧呢!
[你……你凶什么凶啊!]何离急了,天晓得他干吗傻呼呼地跑来这里撇清,这下好,反倒真的被他想歪了!!一急便开始口不择言,[我看你才有问题呢!没事,干吗,干吗,干吗偷亲我!!]
[什么?!]这下兰陵差点掉了下巴![你再说一遍!]
[不是嘛!你喂我药的时候……]何离实在是说不下去了。小脸已经跟熟透的苹果似的。
[……]兰陵一时语塞。
[看吧!看吧!]何离一看不知道为什么就高兴起来,也忘了害羞。
兰陵觉得这个小鬼绝对是上天派来惩罚他的。[本王,本王可是为了救你,才出此下策!]
[那你也不能……]何离下意识地咬住嘴唇,满脑子里都想着,那天晚上到底是怎样的情景,浑身都不觉地发烫起来。天那,他在想什么呀!
[我……]兰陵发现自己一碰上这个小家伙就完全没辙。脑海里,不禁浮现那夜里的种种,那柔软的唇瓣,冰凉的温度,甚至,舌尖的芬芳。喔!老天,他到底在想什么!他这样,和那些登徒浪子有何分别?!
暧昧的空气在两人之间流动,各怀心事的,两个人都不再说话,直到门外相愿清嗓子的声音传来,兰陵才陡地把两人的距离拉远。
[王……]
[什么事?]
[有都城来的大人到。]
[我马上就来。]说完,兰陵看了一眼何离,说:[你今晚在望月阁等我,我们谈谈。]
说完,便匆匆离开了。

那一夜,何离在望月阁等着新月初上,又下,直至天际泛白,兰陵还是没有出现。等他失魂落魄地回到府中的时候,才听莹莹说,王突然接到圣旨,晋阳告急,甚至没来得及回府就直奔前线而去了。

这一去,就是一个月。

在莹莹的照料下,何离的伤一天天地好起来了,但身子却一天天地消瘦下去。他常常整夜整夜地睡不着,连窗外树叶婆娑的声音,他都会惊醒起来,想着,是不是他回来了?
何离时常觉得自己是不是疯了,怎么会整个脑子里装满的全是一个人的影子,他的脸,他的笑,他说话时的表情,甚至不自觉的小动作,这些都在这一个月内反复地出现在他的眼前,象着了魔一般地跟着他,想甩也甩不掉。
好在还有钟丸在,没事的时候就找他一起聊聊天,下下棋。府中的日子着实无聊,何离觉得自己就象个废人,被关在这空荡的大宅院里,飞不出牢笼。他甚至有几次就想跟钟丸回邺城去,然而又总是想着,说不定他前脚刚走,后脚王就回来了。至少也要等他回来,跟他道了谢,再离开。可是兰陵就象断了线的风景,一去,便没了音信。何离一直千方百计地想从军营里问出些究竟,然而所有去了晋阳的将士们,没有一个回来的。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地过去,直到有一天,相愿满身狼狈地出现在刺史府门口的时候,兰陵已经走了整整32天了……

听到相愿回来的消息,何离几乎是用跑得飞奔到厅堂。
一见到相愿满身污秽,狼狈不堪的样子,他的心就飞速地往下沉。
大家也都忙着拉着相愿问情形,莹莹第一个冲在前头:
[怎么样?怎么样?是胜是败?将军呢?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现在还在僵持不下,但情势,不容乐观。]相愿说得很含蓄,但是大家都明白,这次,是遇上了麻烦,不然不会一个月过去了,仍在僵持。
[我方守城,外面全是突厥,现在虽势均力敌,但长此以往,城内空虚,恐怕……]
何离越听越心慌,[他那么聪明,一定会有办法的不是吗?]他拉着相愿,拼命地摇。
[这次将军遇上了麻烦,敌方全是外族突厥,一见将军的容貌便大声嘲笑,说是妇人之貌,怎可打仗,对方势必士气大振,将军很是头疼。]
何离双手无力地垂下,怎么会这样?怎么会?
[那最坏的情况是怎样?]不知道是谁问了一句。
[最坏……将军说,最坏的打算就是和晋阳共存亡。晋阳在,他在,晋阳亡,他亡……]
[砰——]何离摇晃的身体撞到一旁的盆栽,一阵晕眩袭来,难道,上次的见面,竟是永诀?一瞬间,一个想法猛然地蹦到眼前,见他一面!就算是死,也要见他一面!
他如拉住救命稻草般地冲上前拉住相愿,[带我去晋阳,我求你!带我去晋阳!!]

********************
在去马厩牵战马的时候,一个身影一晃从眼前过,[何离?!]兰陵几乎叫出声来。再细看,不是。
这已经是第几次了?来到晋阳后,何离的影子老是飘到眼前,他的微笑,他的皱眉,他气鼓鼓说话的样子,甚至他涨红的脸蛋……老天,他一定是疯了,不然怎么会如此在意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男人?!
甩了甩头,他逼自己回到现实,如今情势这么紧迫,他居然在这里想这些有的没的!实在是太不应该了,他兰陵可是从来没有吃过败仗,这次也是一样!他怎么能输在这群突厥人手里!
披上战甲,今日,一定要和那帮瞧不起他的混蛋决一雌雄!!

一场恶战,横尸遍野。战马载着兰陵飞奔,周围全是倒下的士兵,有敌方的,也有自己人。马蹄踩踏着尸体前进,战争永远是最残酷的游戏。最惨烈的,便是百姓。兰陵实在是不喜欢打仗的,然而,他没有选择,他只能用尽自己最后一丝力量去保护这片土地,这里的子民。他是这么想的,然而每次看到这么多将士们战死沙场,他有时又会觉得是自己错了。于是,每次也便是这么矛盾着前进。

与对方的一小支铁骑交锋,很强的一批人,个个勇猛,兰陵招架得有些吃力。再看后方,他的人马基本上占了上风,于是他定了定神,继续战斗。赢了这一局,基本上胜券在握了。他战得很用心,没多久,就撂倒了好几个,于是他越发地勇猛,越发地用心。以至于没有发现,身后,一匹雪白色的马,正朝着自己飞奔而来……

何离的马术其实不错,自小便喜欢骑马,一路上跟着相愿,他甚至好几次都比他快。他好急,好怕,晚一秒钟,都会再也看不到他了。
冲到军营,才知道今日有一场恶战,而此刻,兰陵就在战场杀敌!
不顾身后相愿的阻止,何离牵着马就飞奔而去……
第一次,看见那么多尸体,血流成河,他不禁放慢速度,小心翼翼地绕着过去,怕惊着了这些惨死的魂魄,更怕,里面有他不想见到的……每一具尸体都可能是他……这种想法几乎要了他的命……心脏快要罢工,他甚至觉得再多一秒都快承受不住。
直到,他看见那批战马,那火红色的战衣,多日来的思念都化做泪水夺眶而出,真好,他还活着,真好!
他策马飞奔向他,全然不顾前面是多么危险。只想到他身边,只想。

只剩下最后三人,兰陵咬牙坚持,敌方很是顽固,强硬得让人直冒冷汗,两个人将他围住,一个人的剑眼看着就要刺向他的胸膛……
[丁——]剑与剑相碰撞的声音,兰陵闻声回头。
于是,他看见他,那个30多天来魂牵梦萦的身影。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居然来了,一个人单枪匹马,闯过重重险阻,一个人来到他的身边?!
何离毕竟没有受过训练,和那个人僵持了两下,剑已被削下,眼看着那把剑就要指向他的咽喉,何离一惊,闭上眼睛,心里却无比的塌实,只想着,至少,他又见着他了。
[噗——]刀起刀落,鲜红的血争先恐后地从脖颈奔流而出,全数溅在何离的脸上。他惊恐地张眼,只见眼前的那骑士,此刻已人首异处,温热的血溅得他一身都是……他惊骇得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张大着嘴巴。下一刻,他便被一股巨大的力量拉着腾空而起,稳稳地跌坐在那具久违的温柔胸膛里。

把何离紧紧地搂近怀里,兰陵象抱紧最重要的至宝,怕再一闪失就永远地失去他。
低沉的声音抑制不住的震怒:[小魔鬼!你想要送死嘛?!]

================================
我终于疯了||||||||||
下章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
卡卡卡卡~~~~~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at 00:02 | +面具+ | TB(0) | CM(2)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某人渾身是血...

血淋淋的H...噗XD
【2005/09/15 02:51】 URL | R #g5CBdH8I [ 編集 ]


厄...楼上的血淋淋的H....
真的不擦干净?!
呀呀呀...等H...
8CJ的某只留~
【2005/09/15 11:54】 URL | HH #- [ 編集 ]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wreath 营业执照

Kana

  • 店长:Kana
  • 欢迎光临Pink Kitchen!

    看文向导:
    请根据下面的<分类菜谱>的分类
    选择你想看的文!
    Enjoy^o^

    ·本命:永远小美女的老头hyde
    ·小男人:包子P,小乌龟
    ·主CP:樱猪/斗山最高!
    ·YY:PK,N团全员


    告示:
    1> PK敏感者慎入.
    2> PJ,AK王道慎入.
    3> 本BO内任何文字与图片,未经同意谢绝转载.




wreath 厨房日历

06 | 2018/07 |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wreath 分类菜谱
wreath 新款菜式
wreath 顾客点评
wreath 历年菜单
wreath 名菜查询

wreath 厨房脚印

wreath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