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k Kitchen

同人作品仓库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at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第十二章

三个月,整整三个月。和也就象在人间蒸发了一般悄无声息。时间爬着秒针的针尖,滴滴答答地流逝……

喜多家的餐厅,照旧是安静的用膳,只有杯盘碰撞出的丁冬声。
偌大的房间里,只两人。
小池紧挨着山下坐着,却感觉两人隔着几万公里。
三个月来,他变得越来越沉静,仿佛将整个人都埋进狭小的空间里,关上门,上锁……他还是照常地排练,演出,甚至,做爱……
然而,他却觉得他的灵魂正在慢慢地抽离身体……他的言语依旧平静,却不复温柔;他的微笑依旧美丽,却不复光彩;他的吻依旧醉人,却不复热情……
“啪——”小池猛地放下筷子,引得身边的人抬头。
“你去找他吧。”他听见自己的声音,说出自己矛盾的决定。
“恩?”山下只楞楞地看着身边那张精美的脸庞上,分明写着心碎。
“去找他吧。我不想再看到你这副行尸走肉的样子。”他凄惨地笑。
“……”沉默,长久的沉默。“彻平……”他歉疚地唤……
“别一副欠了我什么的样子,我最讨厌这样!”他扭开脸,不让他看见,眼中,有晶莹的液体,快要滴垂下来。
智久想要说些什么,但两人的对话,却被门外剧烈的吵闹声阻断。
“让我进去,你们让我进去!”
……
“外面什么事?”智久叫来小山询问。
“智久少爷,外面有个人吵着说要见你,可是,我们并不认识他。”
智久皱了皱眉头,“让他进来吧。”
或许是想要缓解与小池的尴尬,他找个借口。
“是。”

人被带进来,山下站起身,打量这个陌生人。仔细回想,却还是想不起来这个人在哪里见过。
而来人也同样地打量山下,许久,他才半信半疑地问:“你……就是山下智久?”
“是……”在山下还在苦苦思忖来者究竟是谁的,有力的拳头已经出乎意料地挥向了他俊俏的脸。
“砰——”被突如其来的拳头揍得一个踉跄,智久的头重重地偏向一边,色的发丝顺着方向,甩向脸庞,色的缝隙间,有浓稠的血色液体沿着嘴角,蜿蜒而出……
“少爷!”
“智久!”
周围乱成一团,几个下人七手八脚地把来人压制住,来人身体虽被控制住,却仍不住地挣扎,叫嚣的拳头在空中舞动:“山下智久!这拳是替和也揍你的!”
好不容一站直的身体,眼中,掠过一丝惊异:“和也?和也?”他的声音有些颤抖,仿佛久未触及的伤疤,被狠狠地揭开。
来人继续发了疯似地抵抗:“都是你!全都是因为你!他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你这个混蛋!!”
再也顾不得嘴角的生疼,智久上前,揪住来人的衣领,“他怎么了?和也他怎么了?!”
“他……”来人突然地红了眼眶,竟一时不知该从何说起……

智久的心随着中丸雄一的陈述,一寸一寸地沉入谷地……

和也把从优那里收来的钱一分不少地还给他,从此和他一刀两断,然后便开始没日没夜的“工作”;他不停地出卖自己的身体,什么样的客人都来者不拒,好几次都被折磨地昏死过去,可是一醒来,他又硬撑着身子去reincarnation……中丸不忍心看他这样折磨自己,好几次想把他关在屋子里,却总是被他挣脱了逃出去……求他,骂他……什么办法他都用了,却根本没有用……如果是被迫的,可能他还可以救他,可是,和也却放纵自己沉沦……后来,他索性从两人合租的公寓搬走,甚至不让他知道地址……他拒绝所有的援助和同情,铁了心般地,玩火自焚。
一个月后,他那孱弱的母亲终于撒手人寰,带走他最后一丝希望……从此他更加倍地放纵……仿佛要把自己绞得粉碎,才能抑制,那心口,纠结不完的痛……终于有一天,他往自己的静脉里,注射了那种传说可以忘记所有痛苦的液体……无底的悬崖,他毫不犹豫地,纵身而下……

“不要说了……不要再说了……”连小池都听不下去了……
智久听得很用心,每一个字都仿佛用刀,篆刻进大脑,心脏……他的眼睛睁得大大的,红润的眼眶里,却一滴眼泪都掉不下来。

曾经以为,只要狠狠地将他推开,就可以将他推离自己的世界,推离所有的磨难……是他太天真。不敢爱他,不能爱他,他一遍一遍地催眠自己,推开他,是最好的办法。那天,他看着他痛苦地夺门而出的时候,他知道,自己的心也就跟着他去了,找不回来。那受伤绝望的表情,至今仍深深地镌刻在脑海中,只要一回到房间,他就仿佛看见他,还站在那里……他苦苦地压抑自己,以为这样,就能保护他不受伤害,却没想到,却将他推进更深邃的苦海……中丸的每一个字,就象一把尖利的刀刃,在那搏动的心脏一刀一刀地刺进去……声声入耳……
“他在哪里……”遥远的声音,仿佛不是出自自己的咽喉……
*************************
看着智久飞奔出去的身影,小池无力地跌坐在地……他终于失去他了……终于,又只剩下他一个人。
杏仁般的瞳孔,笑得很凄凉,他费劲心机,终于早他一步来到他的身边……可是……却仍是一样的结局……无论如何,他都挣不过宿命么?注定……他永远都是多余的那个……
“啪——”手掌有力地扇上那张俏丽的脸庞,丝毫没有怜惜的。
小池惊恐地抬头,看到那张平日慈祥的脸上,满是盛怒。
“没用的东西!”低沉的声音。
“干爹……”他哀痛地低下头。
“你居然就这样放他去找那个小子!”
“我没有办法……”
“贱人!!”又是一巴掌。
“干爹……你放过他吧!”他跪在他面前,苦苦哀求。
“笑话!我的计划怎么能因为那么个小子就全盘打乱!”
“干爹……”
“我警告你,你要是再敢违抗我的命令,连你一起罚!”来人的声音如来自地狱,将人打得万劫不复。
“是……是……”身体不禁地发抖,想起那可怕的惩罚……
“给你的药有没有按时地下?”
“有……有……”
“那就好……”声音突然放柔和,他蹲下身体,抚摩那不住颤抖的娇小身躯,“乖……只要按我的话做,让他乖乖地‘听话’,我一定会让你们在一起的……”

****************************
“先生!先生!你不能进去!!”不顾身后侍应的阻拦,山下智久一把推开那件幽暗的包厢的门……里面的景象,让他不禁倒抽了一口冷气……
和也被死死地压在冰凉的茶几上,周围破碎的酒杯,猩红的液体,狼籍一片,身上的丝质衬衫被扯得支离破碎,只有几片仍半挂在身上,皮质长裤被褪至膝盖,底裤已早被撕破,伶仃地躺在地毯上。而他身后,一个臃肿的男人,正举着自己丑陋的阳具,拼命地朝他稚嫩的后庭抽插着,不理会,有鲜红的液体,源源不断蔓延出来,他一手还紧紧救着他浅金的发丝,嗷嗷地癫叫。而惨痛,远不止这些……在和也身前,还有另一个男人,扯下的裤子,暴露的阳具,此刻正朝着和也被身后的扯高的头颅挺进……捏住和也的下把,一挺腰,就把他庞大的欲望整个塞进他的嘴里,然后按住他的头,配合自己的动作,抽送起来……银丝,自和也的嘴角缓缓地流淌下来,引得那男人惊叫出声……“噢!!这骚货!噢!!真他妈的爽……”而那个被百般蹂躏的人,自始至终,都没有反抗……他那双细长的眼,只无神地虚张着,没有焦距地定在一处,脸上,什么表情也没有,身体机械地扭动着,仿佛一切淫靡都与自己无关似的。
“放开他!!!”山下智久感觉浑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和也那静默的眼神,让他感觉仿佛被人狠狠地往脸上抽了一巴掌,不,比那更痛苦……
“臭小子,你是谁?谁让你进来的!”和也身后的胖男人嗔怪,可是却并没有停下动作,依旧狠命地撞击和也那瘦弱得无法再瘦弱的身体……
“混蛋!我叫你放开他!”身体终于无法抑制地冲了上去,一拳揍在那胖男人臃肿的脸上,打得他满地找牙……
“臭小子,你他妈的不要命了是不是?!”对面的男人一见这情形,草草地从和也口中退了出来,挥起拳头,就朝山下抡过去,山下也毫不示弱地回敬过去,而那个胖男人也从地上爬起来加入混战……

一场恶战,智久虽然一直锻炼,身体也十分结实有力,但毕竟从来没有打过架,再加上以一抵二,很快便招架不住……可是,他却死命地护在和也身前,任两个狂怒的男人狂风暴雨般地袭击。“不许你们碰他!不许!!”嘴巴里早就血肉模糊,血腥味直冲上脑门,他的眼前,几乎泛起红色风暴,浑身上下有数不清的地方,叫嚣着疼痛。可他却什么也顾不得了……
终于看他体力不支地摊软在地,两个男人也打够了,不过兴趣也因为他而荡然全无,嘴里骂骂咧咧道:
“臭小子!居然敢来坏我们的好事!真他妈的扫兴!”
“就是!活得不耐烦了。以后别让我们再看见你!!”
最后踹了智久两脚,他们便恨恨地离开了……

山下智久挣扎着爬到茶几边,将那瘦削的身体拉进怀里,金色的头颅,靠进满是血迹的胸膛,他几乎泣不成声:“和也!和也!是我……智久……我来了……”
怀里的人半晌,才缓缓地抬起脑袋,干涩的眼眶,没有半点光彩……良久,晶莹的液体,终于不听话地从眼角纷纷坠落,如久旱后的甘霖,滴落在智久的胸口,滚烫着灼伤两个人的心。
“智久……”第一次,他这样呼喊他的名……

********************
智久不敢相信,这居然就是他住的地方……
窄小的空间,只有一张简单的床,只几件破烂的家具,除此以外,什么都没有。整个房间只有一个小到不能再小的通风口,整个房间都充斥着霉腐的味道。
和也寂静无声地帮智久上药……他健康结实的身体,此刻却如经历了一场激烈的战斗……和也以为他可以很顺利地帮他上完药,可是发现自己错了。
握着棉签的手指,每触上一个撕裂的鲜红口子,都止不住地颤抖……
“咝……”紧咬住下唇,智久拼命地让自己不要叫出声,药物触碰到灼热的伤口,发出兴奋的欢呼,神经欢腾着接受讯号,分毫不差地告诉大脑……
“你这是何苦?!”和也哽咽着喉咙,他曾一次又一次地告诉自己,忘记这个男人,忘记那双温柔如水的眼睛,却发现,再疯狂的举动,再痛彻心扉的撕扯,却无法停止大脑的运转,对他思念,即使在跌入深渊的时候,仍是如此清晰地存在着,一秒钟也无法挥去……他爱他!三个月的沉沦,只换来如此讽刺的结论。他曾经以为他会就这样掏空心脏地活下去,直到肉体经不住折磨而死去……却没想到,几小时,一切就这样发生。当他哭喊着把自己搂进怀里的那一刻,整个心被绞碎了融进血液……他,竟然这样的,被需要着。水晶般纯净的液体,再次不经意地滑落,婆娑着滴洒在那起伏的胸膛……
智久盯着那双迷雾的眸,豆大的泪水,经由泪腺,源源不断如断线的珍珠,播洒在自己的胸口,微咸的液体,穿透带血的伤口,痛感再次袭来,却远抵不上左胸心房处,传来阵阵更惨烈的翻涌……他都做了些什么?!眼前的人本该是被好好地再好好地珍惜着的啊~为什么,进一步,或退一步,都是万丈深渊?!心里乱成一团麻,被泪水搅得无法平静……他伸手,将那具瘦弱的躯体猛地拉入怀中……任伤口因剧烈的撞击而分崩离析……“和也……和也……”不停地呼唤自己一直深埋在心底的名字……“我们……究竟……该怎么办……”
手里的药洒了一地,和也只愿时间永远停止在这一刻,好害怕,一觉醒来,眼前的人,便又消失不见了……紧紧地攀上他的肩膀,收紧,“抱我……抱我……”
智久温暖的气息,清晰再清晰的注入所有的呼吸……他有力的手终于在他腰间,搂紧……
和也抬起头,细眯着双眼,凝视那双清的双眼,在瞳仁中,找到自己的影子……伸手,撸开他额间的碎发,他要把这张脸庞永远地烙在心底,哪里也不去……“我……爱……你!”他郑重地说,在他耳边轻轻地吐出心地积压许久的爱意,嘴角擒着泪花,扬起最凄美的弧线……
“我……”智久愧疚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可以吗?他还有爱人的权利吗?他,还能爱他吗?
“嘘……”用手指抵住他的唇,和也阻止他继续下去,“不要说……什么都不要说……”梦太美,更不真实……
闭上眼睛,凑上自己冰凉的唇,在接触的瞬间,幸福的泪水,又止不住溢出眼眶……一刹那,心中仿佛绽开了千万朵樱花,脆弱的粉色花瓣,随风飘扬……
智久托起那尖削的下巴,俯头深深地回吻他……他的唇是这样的柔软,仿佛再用一分力便会破碎似的,他轻柔地将他的下唇瓣含在口中,几乎不用力道地吮吸着……和也的呼吸,带着兰花的气味与他的气息混合在一起……主动地张开口,和也用舌尖轻挑他的上唇,被刺激的上唇,终于完整地覆上那两片娇柔的花瓣,伸入舌间,与他纠缠至死……双手插进那浅金色的发,来回地抚摩着,而他纤细的手臂,则如蛇般圈上他的颈项,勾着他更深地探入……
良久良久,直到两人都几乎窒息,才依依不舍地分开,智久的思维开始混乱,身体开始渐渐发烫……尤其是当触上和也那双妖媚地上挑的眼睛,胸口便剧烈地起伏起来……
跪坐在山下身前,和也伸手开始解胸口的纽扣,敞口的大领丝质衬衫,没几下便乖乖地滑落至腰间,和也的整个上半身便这样,呈现在智久的眼前,那是怎样一具身体啊……白皙的肌肤,吹弹可破,可是几乎每一寸肌肤上,都布满了吻痕和撕咬的伤疤……智久不敢置信地看着他,心碎的感觉再次袭来……“和也……为什么要这样作践自己……”哽咽的嗓音,泣血。
他捧住他的脸,眼神坚定:“为了今天,也值得……”
他感动地说不出话来,低头吻上那一片扭曲,暗淡的皮肤……一块也不漏,细碎的吻,如灵药,抚平每一寸屈辱……叹息着伸手抚住他的肩:“你……不嫌弃我么?我那么脏……”
用温柔的吻阻止他继续说下去,“不许这么说……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都是最美的……”说罢,便继续低头,亲吻那些伤疤,直到视线触及,他左胸,那道新月型的粉红……那不象是伤疤或吻痕,倒更象是胎记,浅如樱花的色彩,在胸口划出一道优美的线条……手指禁不住抚摩,触到的瞬间,两个人同时感到了巨大的震动……仿佛有一股力量,牵引着……
“这是……”
“胎记吧!从小就有了……”
智久还没来得及继续深究下去,就猛地惊喘出声……因为,那双如蛇般缠绕的手,已不知何时,探至身下,抵下那已开始逐渐抬头的灼热……
和也熟练地解开他腰间的束缚,不安分的手滑至小腹,再往下,探入他的灼热……
“恩……”欲望被握住的瞬间,血液叫嚣着快感直冲向智久的脑门……
身体配合着和也的动作,智久捧住和也的脸,一遍一遍地吮吸他口中甜美的芬芳,因情欲而微醺的脸庞,泛着红光,双眼中,和也媚惑的眼神,如电流般击中心脏,微扬的嘴角,写满笑意,勾引着他不断地索取,将他的笑含入口中,吞入胃里……双手不听使唤地在他光滑的背上游移……因激动而颤抖的唇也顺着他芬芳的唇瓣一路而下,滑过精致的锁骨,寻找那两颗玫瑰色的挺立……
“唔!”胸前柔嫩的肌肤被灼热的口含住,和也敏感地忍不住呻吟出声……全身的肌肤,因着刺激而开始泛红……因着三个月的放纵,浑身上下的每一寸肌肤都敏感得要命……只要稍一动作,便将体内的情欲激荡而起……汗水开始在身上游走,他扬起下巴,勾勒出绝美的弧度……不禁更让智久心都一荡……
和也一双灵巧的手,握住他的欲望,时轻时重地套弄着,每每到达顶端最敏感的部分时,便轻了动作地一带而过,惹得他瘙痒难耐,却又不得释放……酥麻的快感如脱缰野马般飞奔……无数次想把身前无知死活蛊惑着他的妖精翻身压下,狠狠地要他……可是,这种欲望却在看见他遍体鳞伤的身体后被死死地压了下去……
和也似乎看出了他的犹豫,突然停了手里的动作,跪直身体,缓缓地,将腰间最后的禁锢褪下……两个人终于赤裸相向……勾起纤细的腿,圈住智久的腰,一手撑住身子,一只手探入口中,沾着口水,然后缓缓地自行捅入后庭柔嫩的密穴……
智久被他一连贯的动作惊的目瞪口呆,而更要命的是,那紧咬的唇,那湿润的手指,甚至那幽深的穴口,都强烈地刺激着自己的感官神经,随时,都有决堤的可能……双手急忙托住和也纤细的腰,不盈一握的纤细,此刻正强烈地震抖着……小腹也随之紧缩……
“智久……帮……帮我……”和也紧咬着唇,被情欲笼罩的双眸,半眯着乞讨欢爱……低垂着眼帘,视线飘到自己正愈渐肿胀的欲望……手却仍没有停下动作地,将第三根手指没入自己的小穴……
明白过来的智久一个俯身,温热的口腔便将他的欲望整个包围……然后,便柔和地吞吐起来……
“呜啊~~~~~~~”和也禁不住呻吟……淫靡的嗓音回荡在整个房间……没料到爱人竟会用嘴代替手来抚慰他的欲望,强烈快感,几乎将和也融化……智久湿热的舌尖绕着那敏感的顶端打圈,时儿轻轻地抵住铃口,引来和也不住地颤抖……手指没入第四根的时候……他终于尖叫着释放自己的欲望……乳白色的液体,自智久的唇间垂滴而下……绷紧的身体,光滑的皮肤,高扬的下巴……感官剧烈的刺激,摧毁着智久所有的自制力……和也伸手擦掉智久唇边自己的精华,代替润滑液,再次涂抹到自己已开始剧烈收缩翕张的穴口……红润的色泽泛着光亮,空洞的感觉自下而上慢慢扩大……
将身子更贴近了智久一些,几乎将穴口,顶上他灼热的欲望……
几乎将自己灭顶的快感一波一波地冲击着智久的脑袋……当那殷红的密道几乎贴上那顶端敏感的肌肤的时候,智久几乎尖叫出声……“不……和也……不……”最后的防线一再地告戒自己,适才在包房的一幕还清晰地萦绕在眼前……这样的身子,怎经得住再一次的撕裂?“不可以……刚才你已经……”
“智……久……”身下空虚的无力焚尽每一个神经细胞,如万千个蚂蚁,爬满周身,小口地啮咬,不致命,却一点一滴地蚕食……热欲难耐……恨不得拨去皮肤,然后死去……那微张的穴口,红肿地微张着,乞求着粗暴的闯入……“进来……求你……进来……”张大的口,重重地吞吐空气,舌间微颤地抖动着……胸口剧烈地起伏……气流经过口腔,发出暧昧的喘息声,激荡进智久的耳鼓,撕碎最后的定力……
最后,不知是他引着他,抑或是他奔向他……总之……两具身体一但贴合,便再也分不开……
“呜~~~~~~~~~啊~~~~~~~~~~~~”痛感如期而至……整个身体被撕得粉碎……但期待已久的充实感也终于爬上和也的躯壳……此刻,他在他体内,这种感觉,让他兴奋地想死去……
“噢~~~~~~~~”智久也禁不住地呼唤出声……紧致的内襞牢牢地包裹住自己已近乎爆裂的欲望……全身的血液仿佛都涌到那个点上……前所未有的刺激感受,麻痹了所有的神经,欲仙欲死……
紧抓住智久的肩膀,和也艰难地挺起腰身,摆动着臀部……开始缓缓地扭动起来……
灼热的欲望,每一寸被紧裹的肌肤,因着和也的动作而产生摩擦,突突直跳……带着他直入云霄……“唔!……喔!……和也!……”舌头仿佛都不停使唤,好不容易才寻回声音……他紧托住他的腰……任快感一次又一次将他灭顶……
他金色的碎发披垂他的脖间……他凉软的舌,滑过他颈中的动脉,血液奔腾着欢叫,又勾起他呼吸的加重……然后,他倔强的小口,猝不及防地,狠狠地咬上他的肩膀,在他那光洁的皮肤上,留下一排小小的整齐的齿印……
“啊~~~~~~~~~~~~~~~”突如其来的刺激,终于捅破智久的颠峰……他尖叫着释放快感……将所有的热情喷进他窄小的体内……
肩头带着腥味的液体也跟着奔流出来,和也俯下头,伸出舌尖轻轻一舔,便将血液沾上……在他眼前,旋转着带血的舌见,刻意在唇间停留,然后,猛地缩回口中,品味那甘美的芳香……被这暧昧的动作刺激的智久,惊讶地发现,身下适才释放的灼热,竟又开始不安分地抬头!
似乎也感应到了体内尚未退出的欲望,竟又逐渐地肿胀灼热起来……
他巧笑着看着眼前的人脸涨得通红,在他额间烙下一个深吻,便迎合着那灼热再度舞动那如蛇般的腰肢……本就愈渐高耸的欲望,因这一番撩拨愈加快速地重新挺立,快感又再度攀爬至顶峰……“和也……喔!……你……别动……”搂紧他的腰,不让这妖精再兴风作浪……他体贴地拭去他额间涔涔的汗水,知道在后庭的巨痛下,如此妖娆的动作其实是如何的折磨着人……他扶住他的腰身,一个挺身,开始抽送起来……并没有疯狂地挺进,智久只是尽可能温柔地掌握着节奏……让那紧绷的肌肤,不至于因着剧烈的冲撞而崩溃破裂……即使是在身下已快燃烧殆尽的时候,他仍体贴地吻遍他的周身……舔拭他微颤的睫毛……轻挑他的俏鼻……纠缠着舌间的津液……用唇勾勒下巴圆滑的曲线……吮吸他的颈窝引来他一连串惊喘……轻咬他的耳垂……含住樱红色的秀丽,或轻或重地用舌间按压……逗得他不断地扭动身体颤抖……
和也的眼眶禁不住湿润……从来没有一个人如此贴心温柔地对他……每次,都是迫不及待地穿透他的身体,疯狂猛烈地撞击他不堪一击的肉体……全然无视他的情欲,只顾着自己舒服快活……即使每次他都鲜血淋漓,支离破碎,他们都不会多看一眼……可是,他却不同,他一次又一次强压着自己快要灭顶的欲望,只为了少伤害他一点,他温柔地挑动他身上每一寸的快感,带领自己一起走向高潮……尽管他一直想尽自己所知道的所有方法挑逗他,取悦他,可是,他却并没有一味地陷入和享受,他体贴地帮他分担不可避免的痛苦,转移他的注意力……这样,就是,所谓的幸福了吧?……即使前面是一望无底的深渊,他也会不皱眉头地跟着他跳下去……即使跌得粉身碎骨,他也要碎裂在他的身旁,让他的骨,与他的血,融为一体……眼前的视线开始模糊……“不要分开……不要分开……”他低喃……“即便是死……我也和你一起……”到底是不是出自自己的口,他已分辨不清……只是那种执念,坚定着……仿佛好几世前,便已许下的诺言……“等我……等我……”“王……等我……”…………
智久没听清身前的人的低语,快感已将他整个吞没……眼前,他妖娆摆动的腰肢,双手高举过头,随着身体摆动而挥动……身下的动作,渐渐地加速,一深一浅,几乎将两人送入云端……
“呜……啊……”深深地刺入,和也变禁不住地扭头身体,反剪的手,揉成麻花……浅浅地退出,整个身体便一下子虚空起来……他不安地扭动身体……穴口剧烈地翕张着……哀求着他的赏赐……“智……久……不要……不要……”口中的言语,由于情欲的撩拨而断断续续,“不要……停……”双颊因为自己如此不知羞耻的话语而涨得绯红……
智久笑着吻上他脸上的绯红……几乎把他的身体揉入自己的……用滚烫的温度宣泄他的热情……
最后深深的探入,铃口的敏感触到最深的顶点……两人都颤抖着崩射出最高温的热情……两人同时瘫软着重重地倒在窄小的床榻上……
乘怀里湿透的人儿睡着之前,智久沉醉地烙上一个深吻,“和也……我爱你……和也……即使全世界来阻拦……我也要爱你……”
看着他满意地进入梦乡……他仿佛已经听到暴风雨即将来临的巨吼……但是,他不会再,逃避下去了。

=============================================
要死啊...一章比一章长...
这下倒是两章并一章了= =
下次破1W算了>我虐了...我H了...我死了|||||||
以上.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at 20:30 | +面具+ | TB(0) | CM(2)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虐得爽...H得過癮...很好XD

那個...這個算牛奶麽= =...好...重口味的牛奶= =

本來看開頭虐的那麽慘 不忍心亂了...
demo...兩個人都那樣了還有力氣這樣...
8想到同窗會都對8起俺自己= =

PS,小可愛下的是什麽葯= =
【2005/09/17 21:22】 URL | R #g5CBdH8I [ 編集 ]


你看下去就知道了= =||||||
【2005/09/17 21:38】 URL | kana #- [ 編集 ]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wreath 营业执照

Kana

  • 店长:Kana
  • 欢迎光临Pink Kitchen!

    看文向导:
    请根据下面的<分类菜谱>的分类
    选择你想看的文!
    Enjoy^o^

    ·本命:永远小美女的老头hyde
    ·小男人:包子P,小乌龟
    ·主CP:樱猪/斗山最高!
    ·YY:PK,N团全员


    告示:
    1> PK敏感者慎入.
    2> PJ,AK王道慎入.
    3> 本BO内任何文字与图片,未经同意谢绝转载.




wreath 厨房日历

06 | 2018/07 |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wreath 分类菜谱
wreath 新款菜式
wreath 顾客点评
wreath 历年菜单
wreath 名菜查询

wreath 厨房脚印

wreath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