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Pink Kitchen

同人作品仓库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at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第十八章

山下智久醒来的时候,夕阳的余辉落在明亮宽阔的玻璃窗上,折射的光线,映到地板上的时候,化成七彩的虹。下意识地动了动身子,大脑与躯体仿佛脱节的车厢似的,衔接不上。在每个神经末梢寻找自己的知觉,被麻痹冰封了意识。一双明的大眼睛,缓慢地睁大,浓的睫毛,卷出一道弧线。繁复的天花板,嫩嫩的鹅黄色,如童话世界的穹苍。

“醒了?”低沉的嗓音伴随而来,一张冷峻却分明帅气的脸,冷酷的表情,一双蓝灰色的眼。
童话常常幻灭在冷酷的现实中。
鹅黄色的天空,载不下这股冷静。于是退到了后面。
再虚无的身体,也终于找回了意识。很多时候,都是身不由己。
山下智久试图撑起身体,才发现那暗的丝滑棉被下,身体是如此地瘫软无力。大脑叫嚣着晕眩,头痛得想要裂开。他痛苦地抿着嘴唇闭起眼。
下一刻,原本就无力的身体感受到了那股巨大的无可抗拒的压力,自上而下,欺了上来。
他惊讶地睁开眼,优健壮宽阔的胸膛,已牢牢地抵上了他喘息的胸口。修长的手臂,撑在他的头部两边,他如困兽,囚禁于他的牢笼。
“优……”想伸手去推开,却根本动弹不得,“你干什么?”
他那张混血的脸孔,紧紧地挨近他的脸,连细微的呼吸,都分毫不差地闯进他的鼻腔,声音是如此的邻近,袭进耳鼓,震荡着响。
“你究竟是谁?”优的声音低哑地在耳边嘶吼。“为什么每次都可以这样轻易地撕碎一切?”
“优……你怎么了?”双手好不容易地挣脱出牢笼,抵在他的胸口,浑身的肌肉仍是完全地使不上劲,“你在说些什么呀!”
“说什么?我也想要知道我在说什么!”优苦笑,就在刚才,他就如一片落叶般,飘落在他的身边,一秒种,所有他辛辛苦苦构筑起来的冷硬,无情,甚至怨恨,都那么不堪一击,粉碎得彻底。“山下智久!”他喊,“你在撑什么?!你以为你自己是神么!!”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他美丽的脸孔尴尬地别向一边,象是在逃避着什么。
优有力的手臂强迫着他骄傲的下巴,逼他那双清的瞳孔,与他的对视,无所遁形。
“你不明白我说什么是么?好!那让我直接点。”优愤怒的脸上,分明写着痛苦与扭曲。
“撕啦——”松开了双臂的钳制,深色的棉被飘然地在床尾落下,上一秒还被已有些褶皱的白色衬衫好好包裹着的身体,下一秒,那脆弱的保护,已四分五裂。
那具曾经写满了健康结实的躯体上,布满了血色的荆棘,带刺。即使是拥有那么一张精致美丽的面孔,任何一个正常人若是看到他身上的疤痕仍会惊出一身冷汗。
伤口有新有旧,有些仍鲜红,有些已暗淡,结痂。狰狞扭曲的曲线,爬满整个身体,从胸膛,爬到背脊,蔓延在手臂,至手腕处,有一圈又一圈的勒痕,环绕着,聚集着。如赤色的手镯,缠扣其上。优颤抖的双手,抚摩每一存受伤的肌肤,瞪大的眼睛里,充着血地叫嚣着吃惊与痛苦。
“你看够了没有!”智久的脸上写满了屈辱与羞涩。脸别到一边,胸口因气恼而起伏着,惊醒一壁荆棘。
“为什么要这样折磨你自己?!”一向坚强的声音,此刻竟带着哽咽的哭腔。“你是白痴吗?你明知道那女人……”
“呵!我有得选择吗?!”智久俊俏的脸庞上,笑得有些凄凉。“我这样,你不高兴吗?”
他翘起的下巴,转回来,一双眼睛里挂上最常有的坚毅。“我这样,作为喜多家将来的继承人,你该感到高兴才对不是吗?你不是恨我吗?如果不是为了救我,你当初就不会摔了腿……也就不会……”
“够了!”优的低吼在整个房间回荡,坚硬的拳头在他耳边捶下,智久一侧头,墨色的枕头便顷刻凹陷了下去,拳头接触到柔软的棉絮,发出闷哼。
为什么每次都要在他心疼得快要死掉的时候提起这些埋藏他内心里最丑陋的伤疤。每次都在他快要缴械投降的时候,逼着他重又套上伪装?
“你……就这么想让我恨你么?这么想,把我从你身边狠狠地推开?”他如一头受伤了猛兽,双眼的血丝都写满了愤恨。“那么……我可以要求……你也恨我么?”
如果没有爱,那么至少。
恨。

他冰冷的唇瓣,如撒旦般地降临,暗占遍智久所有的呼吸。眼睛闭上。不想看见那双同样痛苦凄凉的双眼。当体温与体温经有粉色的唇瓣传递时,他蓝灰色的眼眸里,看不见那冰封的色瞳孔里,有什么东西在流动。

如果恨,可以让你少些痛苦的话。
优,请恨我。

他的吻延着脖子而下,布满整个充满荆棘的身躯,每一寸每一寸地亲吻。在每一条蜿蜒的曲线上,洒上一个心碎的种子。智久没有任何的挣扎。毫无反映地任由他再怎么柔软的嘴唇,毫不设防地撕裂每一寸叫嚣着痛楚的皮肤。

良久,优抬起头,望着那始终没有任何反映的人。
“即使是这样,也没有关系吗?”声音低哑着,哽咽着,这具此刻毫无反击之力的身体里,住着另一个灵魂。而那个灵魂,不是他。
双手滑过他全身,轻易地,便解开下半身仅剩的束缚,
这具他渴望了多少年的身体,此刻,丝毫不挂地呈现在他的面前。
只要他想,下一分钟,就可以马上将他占为己有。

“为什么……”他轻吐。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他曾经的倔强,曾经高昂的头颅,曾经永远不肯放下的尊严。
“我需要现在拥有金钱,权利,地位。离开喜多家,我什么也不是。”
“不!你骗人!”不可能,那个视荣华富贵为粪土的山下智久,会为了如此可笑的理由低下他骄傲的头?
“没有骗你……我也有我想要守护的人。”
“果然……还是为了他么?……”虽然一早知道答案,他还是欲哭无泪。
“为了谁都不重要。二叔要我做的,我都会做。你也一样。这样皆大欢喜,不是很好么?”即使他不情愿,都由不得他,不是么?
皆大欢喜,真是天大的笑话。
“哈哈!皆大欢喜!哈哈!”太好笑,连眼泪都快笑出来。
他的身体贴紧他的,逼得他正视自己,好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
猛地松开他,拿过一边的外套胡乱地扔在他身上,不理他诧异的表情。
“滚,马上滚。乘我还没有反悔。”

他不要一具没有灵魂的躯体,
如果这样,他宁愿两败俱伤,让怨恨。
烧毁一切。

----------------------------------

门铃响起的时候,和也根本没想到门后的会是他。
“丸子?!你怎么会来?”
“和也!”来人激动地一把搂住和也。
“快进来坐!”笑着把面前的人让进屋,他还真是一点都没有改变。
自从辞去了Reincarnation的工作以后,和也有好久都没有见过中丸了。两人开心地坐在沙发上聊了起来。
“丸子,最近好吗?”和也给他泡了一杯他喝惯的茉莉花茶。
“恩!和也,你还记得。”丸子笑着接过茶,啜了一口。“我已经没有在Reincarnation做了。”
“哦?那也好啊。”和也笑得很灿烂,觉得好象所有的事都在一点点地好起来。如今,他有了智久,有了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而丸子,现在也要开始重新生活了。一切,都会好起来了。
“我最近在学做生意呢!”丸子说得一脸兴奋。
“啊?你能行吗?”
“啊,和也,你别小看我啊。”好久不见,丸子的脸上仿佛洋溢着原先没有的自信与坚定。“我用以前积蓄下的钱,和别人合伙做生意呢!”
“哦~做生意这种事情,什么事情都是说不准的。你可要千万小心啊!”
“和也你放心啦!”丸子一手搭在和也的肩膀上,拍胸脯保证,“他们都说这个生意很容易赚钱呢!合伙人也很不错哦!我觉得我真是运气太好了。”
“恩,我相信你的。”和也抬头给了他一个微笑。
“说起来,和也,你最近过得好吗?”丸子侧着头问,“那个人……他……对你好么?”后半句的声音不大,直到现在,他还在介意着么?所以还是只叫他“那个人”。
“我很好啊!”和也说的时候有些心虚。“他对我很好。他虽然很忙,但是也都会抽空过来。 还有我找了些轻松的兼职的杂志工作来做。日子也不觉得无聊。虽然现在的日子,不是什么大富大贵,可是我过得很开心。”
有一半的话是真的,除了智久最近日渐消瘦的身体,还有……

刚送走丸子,门锁转动的声音就响起,和也急忙迎到门口。
“来了?”扬起一张笑颜。
“恩!”来人回他一个微笑。
帮智久脱下外套,“累了么?”拉他在沙发上坐下,双手刚伸到他的肩膀想帮他按摩一下,他却如触电般地挣脱了。只剩和也一双手,尴尬地僵在原地。一脸错愕。
“智久……”停在半空的手不知该如何是好。
“和也……对不起!对不起和也……我……只是太累了。”他一脸愧疚,满脸的抱歉又完全看不出异样。
“没……没关系的。”他缩回手,心里的有些惶恐开始蔓延。
---------------------------
“智久……你最近吃得很少。”和也放下筷子,担忧地看着眼前这个日渐瘦削下去的男子。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笑容开始减少,他出现的时间开始减少,甚至连……过夜的时间……也几乎化为零……
“厄……哦……我在外面吃了一点……”他慌忙地找借口搪塞,急急地去夹菜。
一双手,被衬衫严严实实地包裹着,连手腕都看不见,只露出一双干练的手。筷子敲打到盘子的边缘,发出丁冬的响声。和也有些诧异地看着那双一向坚定有力的手,那双曾经紧紧地圈住毒瘾发作的自己的双手,此刻,连一双筷子都有些握不稳。
“智久你怎么了?”疑虑开始慢慢地扩大扩大再扩大。
“没事。”他定了定神,双手又再次恢复了原状,他象征地吃了一口,“你看,我这不是好好的么?”他给了他一个微笑。
--------------------------
“我先走了”搂着他的手臂突然抽离,智久起身,往门口走去。不管身体,灵魂,多么地渴望。今夜,他仍不能留下来。
和也凝视着他离去的背影,突然一个箭步冲了上去。
细瘦的双臂从背后紧紧地搂住那个温热的身体。
“智久,不要走。”哑哑的声音,连最后的一点点尊严都扔掉。
“和也……”他不敢回转身,怕看见那双期盼的眼睛,也怕他看见自己眼中,想要隐藏的,灰暗。
“不要走。”他的声音很低,“留下来,陪我。”
腰被牢牢地环住,身体诚实地呼唤着不舍,心里有东西开始滴出红色的汁液。
“我今天……很累了……”连自己都觉得荒唐的理由,经由嘴巴吐出,晶亮的液体顺着眼角开始流淌。他不能再多呆一秒,怕那晶莹会不受控制地宣泄而出,灼伤他苦苦维护的一些东西。“对不起……”松开他的手,他没有回头,打开门,径直而去。

双手垂下来,究竟,是哪里,出了错?!

-------------------------
接到杂志社的电话,和也一点也没有兴奋的心情。
长期的专栏,这对所有的作者来说或许都是值得雀跃不已的消息吧。这个新近窜红的杂志社,居然就这样递来了橄榄枝,而他,竟毫无高兴的心情。

走在去杂志社签约的路上,和也失魂落魄地行走着。
如行尸走肉般。
脑海里,满是一个影子。挥不去。
直到,头部被钝物狠狠地击中,倒下的瞬间,脑海中只呓语着一个名字:山下智久……
痛感从脑后慢慢地清晰袭来……
眼前的景物开始幻化成泡影……
在意识最后离开身体之前,
他感觉到,一股冰凉的久违的液体,又重新,流进了自己的身体……

==================================
撒土撒土再撒土|||
优,我对不起你orz...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at 22:39 | +面具+ | TB(0) | CM(0)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wreath 营业执照

Kana

  • 店长:Kana
  • 欢迎光临Pink Kitchen!

    看文向导:
    请根据下面的<分类菜谱>的分类
    选择你想看的文!
    Enjoy^o^

    ·本命:永远小美女的老头hyde
    ·小男人:包子P,小乌龟
    ·主CP:樱猪/斗山最高!
    ·YY:PK,N团全员


    告示:
    1> PK敏感者慎入.
    2> PJ,AK王道慎入.
    3> 本BO内任何文字与图片,未经同意谢绝转载.




wreath 厨房日历

08 | 2018/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wreath 分类菜谱
wreath 新款菜式
wreath 顾客点评
wreath 历年菜单
wreath 名菜查询

wreath 厨房脚印

wreath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