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Pink Kitchen

同人作品仓库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at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路过天堂

Prelogue

每个人的一生,都会经过很多很多的房子。
有的房子宽敞明亮,有的房子阴暗潮湿……
有的人在大房子里伤心落泪,有的人在小房子里笑得满足……
其中有一间名曰“天堂”的房子。
对于房子,人们只能选择留下或者离开……却不能知道它的名字……
于是,匆匆,又匆匆……
有些人来了又走了……
或许是走得太急……
天堂。
终究只是路过。

----------------------


Episode One


2005年 冬 东京

圣诞来了,只是雪还没来。
六本木的银色街灯,好象也比往年要来得更绚烂些。

时钟敲了第十一下,桌上的烛台挣扎着晃动了最后一下,熄灭。
淳之介叹了口气站起身,打开墙上的壁灯,端起盆子,把已经冰冷的牛排倒进垃圾箱。冰筒里的红酒,已经浑身湿透,他提起来,晶莹的液体延着瓶壁一路顺延,滑落至筒里,震碎一池静默。

门锁转动的声音,在偌大的高级公寓里骤然响起,淳马上收起刚才落寞的神情,朝门的方向冲去……

“和也!”他兴冲冲地打开门,迎上一个后脑勺。
“笨蛋,快来帮忙……”来人背对着他,略有些扁扁的声音,书包斜垮在一边,双臂正在奋力地拖着什么东西……
“什么东西啊?你又去疯狂大购物了?”淳探了探脑袋,门口被来人整个地挡住了,看不清楚……
“没有啦!是我捡到一条流浪狗!!”来人回过头来,一张瘦小的脸,一双略有些细长的眼睛闪烁着兴奋的光线,嘴角扬起的弧度里,淳站立不稳。
“哎?流浪狗?”淳有些吃惊,一边侧着身体让来人进屋,“你不是说你不喜欢养宠物吗?”
来人扬起脸,冲着他一咧嘴,给出一个笑容,带着一丝狡黠。
淳顺着来人的双手,看见了“它”。他口中所谓的流浪狗。
一头略黄的发,一身的尘土,几乎看不见干净的皮肤……呵,到是有几分象流浪狗呢。
“和也!你干吗随便把陌生人带回家啊!”他的责备有气无力,十打十的没有立场。
来人果然完全没有把这个不算责备的责备听进耳朵,只是仍然卖力地拖着那个对他而言有些沉重的家伙。
“喂!你楞在那里干嘛!快帮忙啊!累死我了!”来人跺了跺脚,淳这才回过神来,也不知怎么地鬼使神差就上去帮忙了。
“他怎么啦?喝醉了么?”淳抬起那个家伙的肩膀,闻到了酒味,浓重的,却不晕人。
“谁知道……好象是晕过去了。”来人跟着抬起双脚。头也不回地向卧室走去……
“喂……你往哪里走?”
“卧室啊!”
“你要让他睡我们的床?”淳差点没跳起来。
“恩!我看他病得不轻。今天就麻烦你做厅长啦!”来人没有丝毫内疚地说,平静得理所当然。
“那……那你呢?”
“我?我陪他睡。”
“什么?!”
“哎呀,你今天怎么那么罗嗦!”来人抬起眼,瞪了淳一眼,眼神有些犀利,刺得他一片斑斓。

将一身尘土的家伙放在了柔软的床垫上,和也连眉头也没有皱一下。抽了一张纸巾,轻轻地将那家伙的脸上的污渍擦去,意外地,竟看到一张俊美的脸。比自己,更甚的,美丽。

良久,和也走出房间,淳还是呆呆地站在门口。
他走上去,伸出双手,环住他的腰,将细软的头发,蹭着他的脖子,
“呐……淳。”他的声音在他的耳际飘荡。
“恩?”原本该强硬的语气,在瞬间虚无。只幻化做温柔软语。
“晚安。”微凉的唇瓣捕捉到他的耳垂,湿濡了空气。
看着他转身,他想伸手,却只够到了他的背影。

我纵容自己纵容你。
甚至不惜割伤自己,
来,
纵容你。

---------------------------

“私奔?!”生田斗真睁大了一双弯弯的眼睛叫得大声。“松本润,你是不是疯了?!”
东京三大财阀之一的生田家的二少爷虽然不能算得上是脾气绝佳,但是要见到他象此刻这样暴跳如雷也并不是一件易事。
“是啊!我是疯了!”面对着生田斗真,席地而坐的,正是同样身为贵公子的松本家的独子松本润。虽然嘴上说着荒诞不羁的话,可是脸上却是一脸的认真,仿佛铁了心似的。一双圆圆的大眼睛,散发着夺目的光芒。一头微卷的发,略长地漫过颈项。“斗真!帮帮我!”
“怎么帮?要是被你爸妈知道了,他们非杀了我不可!”生田斗真一张英俊的脸上写满了不可思议。“而且你有没有想过,你跟那个穷小子在一起怎么生活?难道你要跟他一起饿肚子吗?!”
“就是因为他不相信我能抛下一切跟他在一起,我才要证明给他看!”润腾地站起来,情绪有些激动的他,连音量都不自觉地提升。
“润!你冷静一点。”生田走上前去,双手握住他的肩膀。那瘦削的肩膀,因为情绪激动而微微地抖动着,他掌心的温暖传递过去。
“我不要冷静!我只要跟他在一起。”他挣扎,完全不象那个以前一直微笑着粘着斗真的孩子。
斗真,斗真,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哦。
斗真,斗真,要一直在一起的吧。
曾几何时,儿时的话语,已经消失在匆匆而过的时间里。
一个,两个……
眼前的人是那么地执着而坚定。为着一个人,为着一个牵挂。
斗真突然有些慕。
能让润如此放不下的,恐怕,只有那个人吧。
“好,我帮你。”他不知道为什么会鬼使神差地说出这句话。
或许从一开始,他已经潜意识地默许了?
又或许,他只是一时的同情。

于是,圣诞节的当天,东京最大的制药公司松本集团唯一的合法继承人松本润就象早晨初见的露水般,在太阳升到天空最上方的时候,蒸发在了空气里……

松本社长急得跳脚,而松本夫人更是几乎昏厥当场。
一片哭天抢地中,只有润的死党,生田斗真,知道这当中究竟发生了什么。

我纵容你。
就好象是在纵容我自己一样地,
纵容你。

-------------------------

当圣诞节的第一缕阳光洒进房间,原先有些冰冷的房间,也似乎在瞬间融化。冰晶成水,流淌成河。
山下智久自昏睡中醒来,抖动了两下纤长的睫毛,终于睁开眼睛。
身体仿佛不是自己一般地沉重,骨头都仿佛要碎裂似的疼痛。他挣扎着动了一下,却陷在无限的绵软中无法自拔。
微微地抬起头颅,他仰视周遭,简洁却不失格调的吊顶,价值不菲的水晶吊灯,房间里没什么陈设,但是每一件都看得出身价。
身下的床更是柔软得无以复加,连薄薄的棉被都丝滑如绸缎,还散发着淡淡的清香。
他深吸了一口气,试着用双臂撑起身体,却无意触碰到了什么……他一惊,便又随即躺了下去……
被触碰到的“东西”慢慢地动了动,一只纤细的手,便抚上了他的胸口……
山下智久“啊……”地叫了一声,抬眼,就触上一双如波斯猫般灵动的眼眸……
原来这身下的温柔乡,还有另一个人在分享。

那只慵懒的“猫”挪了挪爪子,来回地在他起伏的胸口划着圈圈,一双眼睛闪着促狭的眼光,捕捉他的窘态。
“早啊!我的流浪狗。”略有些干涩的嗓音沉沉地传来。
山下智久皱了皱眉,却不知道一时该说些什么。
“怎么?”那只一身贵气的“猫咪”半抬起身体,几乎是半趴在他的胸口朝他吐气如兰。“难道是只哑巴狗?”伸出细长的食指去点他的鼻尖,挺拔的角度,他避之不及。
只好晚一拍地侧过头去,留给他一张完美的侧脸。
感觉扑面而来的淡香的时候,他还没来得及思考。耳垂便吃痛,有些微凉的牙齿,在他的软嫩上,留下一排方正的记号。
“痛!”他捂着耳朵回头瞪他,只换来他咯咯的笑声。
接连地轻颤,倒在他的怀里……
他躲避不及只好伸手迎接……
还没反映过来……
一根灵活的手指,已经向他下半身袭去……

我纵容自己,
如飞蛾扑火般地,
纵容自己……

==========暗新坑分割线===============

开坑小札:
以下内容跟帖回复才能看到
==============================

好吧,此乃预告之二的暗坑.
此坑深不见底,前方暗无数.
心脏不佳着慎跳.
另外,不要指望什么日更.
周更大概是极限...
ME会争取在按女儿女婿媳妇结婚生孩子之前填完地...
不过也不排除ME掰不下去而弃坑...
所以请大家慎跳啊慎跳...
任何精神损失俺一概不负责...
另有其他参演演员无数,请大家敬请期待...

以上,鞠躬.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at 22:50 | +路过天堂+ | TB(0) | CM(1)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我来催文了啦,你什么时候写后面的啦>_<
【2006/03/18 01:34】 URL | hayato #- [ 編集 ]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wreath 营业执照

Kana

  • 店长:Kana
  • 欢迎光临Pink Kitchen!

    看文向导:
    请根据下面的<分类菜谱>的分类
    选择你想看的文!
    Enjoy^o^

    ·本命:永远小美女的老头hyde
    ·小男人:包子P,小乌龟
    ·主CP:樱猪/斗山最高!
    ·YY:PK,N团全员


    告示:
    1> PK敏感者慎入.
    2> PJ,AK王道慎入.
    3> 本BO内任何文字与图片,未经同意谢绝转载.




wreath 厨房日历

08 | 2018/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wreath 分类菜谱
wreath 新款菜式
wreath 顾客点评
wreath 历年菜单
wreath 名菜查询

wreath 厨房脚印

wreath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