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Pink Kitchen

同人作品仓库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at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Episode Seven

时间飞快地从指尖流过,仿佛河边清的水,一去不回头。
孩子慢慢地长大,从纯真的豆蔻,到懵懂少年……

当山下长到满十五岁的时候,已经出落成一个俊俏的翩翩少年,而生田斗真,更是褪去年幼可爱的外表,摇身一变,成了英俊不凡的美少年。

周围的事物都在改变,旧楼拆了盖新的,流行从后现代又走到了复古,泡末经济终于没撑过那年春天……

当山下收到了崛越学园的入取通知书的时候,他第一个想到的人,就是斗真。


“斗真!四月份开始,我就可以叫你前辈了!”他笑成月牙一般的眼角,满是兴奋。
每天放学的时候,斗真都会跑到距离不远的山下的学校去等山下一起放学回家,两个人提着背包,一路走一路聊。在路过路边的小食摊的时候,斗真每每都绕不过馋嘴的山下,于是两个人两手总是捧着数不尽的好吃的,把嘴巴塞得满满地,这样不知不觉就到了家。

“还有我哦!你也得叫我前辈!”山下和斗真的中间,突然又冒出一个脑袋。惊得两个人同时跳了起来。

“润!”斗真松了一口气,用力地踹了一脚半路杀出的男孩。“你别这样突然出现好不好。吓死我们啦!”

眼前的男孩,大大的眼睛,透着灵气,眉毛很浓,笔挺地扫出两条好看的直线,高高挺挺的鼻子,一张微微抿起的樱红色的嘴巴,圆圆的脸蛋。

“松本君……”山下有些生疏地打招呼。松本润是在他之前就和斗真一起玩大的好朋友。松本家的财力也绝不在生田家之下,斗真和松本更是要好得和亲兄弟没两样,虽然两个人表面上总是斗来斗去地吵架。这让山下每每遇到他都有一种说不上来的压抑感,而当时间越久,年纪越长,这种压迫感便越发地强烈……

“哟!山下!”润倒是一脸得满不在乎,一手勾在斗真肩膀上,一手拿过山下手里的零食就是一口。

“喂喂喂!你干吗拿人家的东西吃啦!”山下只是张大了眼睛看着润不说话,斗却已经憋不住了。

“哎呀!没关系的啦。山下不会介意的吧?”润笑的一脸无辜。

“啊……恩!”山下急忙点头,露出一个微笑。

“那!你看!山下都说没关系了!”润向斗做了个鬼脸,就径自加快了脚步往前走了。

“喂!你走那么急去哪里啦!”斗真叉着腰在后面嚷。

“去约会!哈哈!”回过头向两人吐了吐舌头,没多久,就不见了人影。

看着润离去的背影,山下这才长长地出了一口气。这才想起来低头哀悼自己的零食。

背后,一个温暖的手臂揽了上来,
“Yama!我的给你吃!”他抬起头,看见斗真的刘海遮住了半张脸,在太阳的照射下,闪烁着好看的金黄色。

---------------------
高中的生活是丰富多彩的,年少轻狂的年纪,躁动的青春。

忘记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了,斗真和山下的关系似乎变得有些暧昧不明起来,或许因为成长?当对方不经意的一个眼神或者一个动作,都会迅速地拨动心里某一块敏感的弦的时候,斗真和山下知道,有什么东西,脆弱得如绵薄的米纸……轻轻一捅,便支离破碎了……

很多东西,一经开启阻隔的阀门,就如洪水般再也抑制不住,汹涌而来。

山下开始不再象小时候一样拖着斗真一起洗澡,连换衣服的时候,也总是背过身去;斗真开始不再搂着山下入眠,因为剧烈的心跳根本无法让他安睡;山下开始不再撒着娇要斗真做这做那,更多的时候,只是看着斗真腼腆地笑;斗真开始常常心不在焉,只是望着山下的背影出神……

暧昧的气氛充斥在两个人之间,象一道无形却无比坚固的墙,柔软却坚韧……无论两个人再怎么努力,都只是将束缚越绑越紧……

终于有一天,润在走廊里拉住了斗真,

“喂!斗真!”

“润?什么事?”

“你和山下最近怎么啦?在闹别扭吗?”

“啊?没有啊!”

“还说没有,我就看你们两个古里古怪的。”

“……”

“呐……斗真……”

“恩?”

“你喜欢山下对吧?”

“哎?!”突如其来的话语让斗真吓了一大跳。那两个字是从来没有想过的,或者说是不敢想的……这样突然地被点破,竟然坦然多过于惊讶。

“喜欢的吧?”润说得一脸笃定……

“……”默认,脸颊红得象番茄。

“我说你呀!平时跟我斗嘴倒是很厉害的嘛。怎么一说到山下就吃憋啦!”

“我哪有!”

“怎么没有啊。喜欢他的话就直接告诉他嘛。瞧你们俩在这里猜来猜去的,累不累啊!”

“告白?”斗真的心脏没来由地抽动了一下,喜欢吧?他是真的喜欢山下。喜欢他腼腆地朝他笑,喜欢他软软地糯米声,喜欢他时常露出的呆滞的表情,喜欢他粘着嗓子叫自己Toma……喜欢,非常的,喜欢。

“对啊!喜欢当然就要告白啦!”润说得一脸理所当然。

“可是……如果他不喜欢我呢?”斗真很害怕,是的,自从和山下的关系慢慢地发生变化之后,他怕得要命。害怕失去,哪怕是现在这样暧昧的平衡。怕一旦说出口了,连现状都维持不下去了。

“拜托!”润朝天翻了个白眼,明眼人一看就看得出他看你的眼神不一般好不好?!硬生生地吞下这句话,恶作剧地眨了眨眼睛,“如果他不同意,你就吻他!”

“啊???”斗真被润大胆的话吓了一大跳,脑子里,不断地浮现出山下那张美丽的脸,以及,那厚嘟嘟的双唇……“可是……我……我还没有……”

标准的菜鸟一只。

润几乎昏厥。

“好吧。我就牺牲一下吧。”他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哎……”声音只发出一半,就被润俯下的唇堵住了去路……斗真的脑袋只觉得翁得一下,停止工作……

还没等他反映过来,润的呼吸已经远离了自己,睁开眼睛,只看到他一副恶作剧成功的得意表情,斗真就知道他被耍了……

还没来得及冲上去教训这个家伙,一抬头却看见润身后,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那里一动也不动……

“Yama!”他脱口而出的瞬间,那个身影扭头就跑……

斗真在下一秒也急忙追了过去……

“啊~啊……”润皱了皱眉头,好象玩笑开过头了呀。

------------------------
“Yama!Yama!”斗真的声音在身后一直不懈地追。山下只是没了命地奔跑……

为什么眼泪会控制不住呢?一边奔跑,晶莹的液体就顺着眼角飞了出去……

为什么呢?心里仿佛被揪起一样地疼,当他看到斗真的双唇,正吻着另外一个人的时候……
其实早该发现了吧。他是喜欢斗真的……喜欢他笑的时候咧开的嘴角,喜欢他调皮地捉弄自己的样子,喜欢他总是站在他面前挡风遮雨……喜欢他好听的声音叫他yama……喜欢,非常的,喜欢。

眼前终于没有路可走,他把自己逼进死胡同。

“Yama!”身后的声音越来越近,他不敢回头,怕他看见自己满脸泪痕。

“不要过来!” 最讨厌了!斗真!在他面前什么尊严都没有!

他背对着他,下一刻,感到身体被狠狠地撞了一下,跌进一个温暖的怀里。他拼命挣扎,却逃不出。

“你放开!”他继续挣扎……

“不!我不放开!”他紧紧地搂住他,仿佛一松手他就会消失不见似的……

“讨厌!讨厌!”他发泄似地大叫,拼命地跺脚……为什么?!为什么心那么痛。

“就算你讨厌我,我也不放开!Yama!我喜欢你!!!”不再犹豫了,不再彷徨了。

“什么?你说什么?”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忘记了挣扎,他猛然回头,又突然想起自己满脸的狼狈,急急地想转过头去。

已经晚了,脸颊被他捧住,温暖的手指一点一点地拭去他脸上的泪痕。

“我喜欢你!Yama!喜欢到连自己都无法控制我自己……喜欢你。非常,非常,喜欢你……”

风停止了,空气停止了,连心跳也停止了。他惊讶地睁大双眼,忘记了语言。

他温暖的双唇覆盖下来,贴住他的。热意烧遍全身。

身体都僵住了,定在原地不能动弹……
我也,喜欢你啊!

直到,他依依不舍地撤离……

他才发现,自己已经半个身体挂在他的脖子上,脸烫得发烧……
对面的人也好不了多少呢,一张涨红的脸,写满了爱意,闪动的睫毛,还挂着额头上滴下的汗水……

“好不公平呢!斗真。”半晌,他甜甜的声音才传了过来。

“恩?”

“我的第一次接吻给了斗真,可是你的第一次却不是我呢……”

“以后……”他伸出双手,将他揽进怀里……

“以后我们所有的第一次,都是对方的……”

“可是这样,你还是欠我一次呢……”他从他怀里抬起头,不依不饶地望着他。

“那么……”他俯下头,在他的唇上再次刻下烙印,“就罚我用一辈子来弥补这一次吧!”

他终于笑,把头搁在他的肩膀上……软软的声音传过来,“才不要呢!谁说一定要把第一次都给你的?我偏不给。”



彼时年少,不曾想到,一语成谶。



========================
Episode Eight

1999年12月31日

整个世界即将迎来新的世纪。

所有的人都被庆祝的气氛所包围。虽然身处不同的社会,文化,然而,这一天,对所有人来说,都是相同的。

是值得纪念的一天呢!

恰逢周末,学校也更是早早地便放了课,十五岁的和也欢天喜地一路数着石块回家。想着今天妈妈一定会煮上一顿顶顶丰盛的晚餐,一家人围着桌子取暖,然后一起守着电视度过12点。

2000年真的要来了呢,到了明年春天,我就是高中生了呢!和也开心地想着,想着进入高中后要如何加入棒球社团,甲子园啊!一定可以的吧!如果好好地参加联考的话,那所出名的青高一定可以进的吧!啊~ 念书也是一定要努力的才行啊!不然父亲一定又要唠叨了吧。或许,还能认识可爱的女生,有妙不可言的相遇?和也有些脸红地兀自笑了起来。

推门进去,“我回来啦!”大声地叫着,放下书包。象往常一样踢开磨得有些旧的球鞋,跑去开冰箱,拿出冻矿泉水猛灌一大口。

“你回来啦!”妈妈温柔的嗓音在身后响起,“啊!你这个孩子,又喝冰水!”

带着宠溺的呵斥,妈妈小跑过来,夺过他手里的瓶子,已经少了大半。

没有办法地摇了摇头,妈妈掏出手帕轻轻地擦着他额角稍稍泛出的汗珠。即使是冬天,和也也总是有办法弄得满头大汗地回家。仿佛象一直生活在夏天一样。

厨房的灶头上,传过来香喷喷的杂煮味,和也兴奋地睁大了眼睛。

“啊!好香!”伸出手就想偷吃。

“啊!不行!”妈妈急忙一把抓住那只小手,“要等爸爸回来才可以吃哦!”

“啊~啊~”和也悻悻地垂下手,“可是我肚子好饿哦!”

“和也,乖!今天是20世纪的最后一天哦。是很有纪念意义的一天,对不对?所以!一定要等爸爸回来一家人一起吃饭才行哦!”妈妈伸出手摸摸了他毛茸茸的脑袋,伸抽从冰箱里拿出一个盒子。

“那!肚子饿的话,先吃这个吧!”

“草莓!”和也瞬间笑弯了眼角。冬令时节,没有比这个更奢侈更珍贵的水果了。这是只有今天这样的日子,才得意享用的美食。从小,和也便最喜欢吃草莓了。鲜红的果实,一颗颗散发着诱人的香气和明亮的光泽,只是看上一眼,口水都好象要流出来了呢!

双手捧着盒子坐到餐桌前,拿起一个,不舍得马上吃,放在鼻子前面闻了闻,好香。啊呜一口咬下去,香甜的气味和清爽的口感扑面而来。啊~ 真好!

帮妈妈把一道道的菜摆上餐桌,今天的饭菜果然格外丰富,一道一道地铺满了整张桌子,冒着诱人的香气。

然后,蒸腾的热气开始萎靡,

再然后,杯盘渐冷。

直到再没有任何光线可以照亮这间不大的房间的时候,爸爸,还是没有回来。

和也和妈妈等得有些着急。房间里,只有不安地跪坐着的两个人,辗转发出的些微声响。

“妈妈……”刚开口,一串急促的电话铃声,打断了和也的话。

“喂喂……是爸爸吗?”妈妈急忙跑过去听。

兴奋的语调在几秒钟以后马上回落,“啊……是!是的,我是他太太……”

再然后,是长时间的静默……

和也张大着眼睛,看着母亲的表情突然之间出现了一种他从未见到过的神态……

接着,“啪……”的一声,和也看见妈妈手中的话筒垂了下来,象断了线的风筝一般,垂直地坠落……

拉长的电话线螺旋型地垂坠着,有如弹簧一般地缓缓地伸长又收缩,回旋在半空中,发出轻微的嘎吱声……

-----------------------------
到医院的时候,手术室的灯光刚好熄灭,和也看着穿着惨白色大卦的医生从那扇透明的玻璃门后走了出来,把浅蓝色的口罩摘下来。

母亲冲了上去,和也跟在后面。

医生的嘴巴一开一合,

接着,和也听见母亲的尖叫和哭喊。

抬起头的时候,看见墙上的钟指向了12点。

“滴答,滴答,叮!”

整个世界在这一秒沸腾了。

和也似乎还能听见医院门外喧嚣的叫嚷和礼花划破天空的声音。

新的世纪到来了。

而和也,在新的世纪到来的那天,失去了父亲。

或者,不只是父亲……

------------------------
丧礼在一周后举行,最简单的仪式,廉价的棺木,甚至连花圈都是低廉的绢制品。

由于父亲是在回家的途中出的车祸,所以并不计算在工伤之内,手术费什么的全部都需要自理。家里的积蓄本就不多,一场丧礼下来,几乎所剩无几。

小小的和也跪坐在母亲身边,一身素缟。

来的人并不多,多半也都只是礼节性地打声招呼便走了。

母亲在身边不停地抽泣着,呜咽的声音回荡在整个灵堂。

和也的眼泪,冰凉地从心脏里慢慢地溢出,流淌到整个心房。心里仿佛被掏空一般。不能想象,那个躺在棺木里的人,就是那个前几天还在和自己玩抛接球游戏的爸爸。那天早晨,他还是象往常一样,骑车送他到学校门口,看着他进校门口,然后才离开,他挥手的时候还说,爸爸今天你早点回家。

他没有让自己在大家的面前哭出来,他明白,从现在起,他是大人了,身边的母亲,他也要连父亲的份一并照顾了。龟梨和也长大了。

人稀稀拉拉地走地差不多了,就在和也准备站起身的时候,一个人影走了进来,高大的身体,遮挡住日光灯管单薄的光线,形成一个阴影,整个地笼在和也的身上,仿佛一张无形的大网一般,将他整个地擒住,逃不出生天。抬起头的瞬间,他看见一双凌厉的眼睛毫无遮拦地射到自己的身上,下意识地,激起一股凉意。

再回头的时候,看见母亲抬起的双眼,带着一半的吃惊,而另一半的眼神,竟是带着恳求……

---------------------------
那个男人,名叫早川一夫。

在一个月后,成了和也的继父。

当母亲嗫嚅地向和也征求意见的时候,和也并没有过多的抵抗。
他只是抱着父亲的灵位蹲坐在墙角,轻轻地擦拭着。脸上没有半丝的表情。

母亲啜泣着扑到自己面前,哭着搂紧他:
“和也!原谅妈妈!妈妈这么做全都是为了你,为了我们这个家啊!妈妈爱你啊!和也!他答应我,一定会好好善待你的,会帮你当亲生儿子一样看待的!”

母亲还在不断地絮絮叨叨。可是和也仿佛都听不见了。

那个他心目中的家庭,早在那一夜,被敲打得粉碎。至于其他的,他无暇顾及。

新的“家”?随便怎样,都好吧。

----------------------
那个叫早川的,有一点财产,是一家小型公司的总管。和也跟着母亲一起搬进了他位于市区的一所公寓房子。

生活与物质,算是总算无忧无虑了。继父虽然不是什么亲切的人,但总算对他们母子不薄。

然而,生活并没有向着和也希望的样子那样平淡无奇下去……

他进了一所普通的高中,没有向往中的闻名的棒球队,没有锦绣灿烂的前途,日子仿佛沙漏里缓缓滑落的颗粒,从手边悄无声息地流淌而过。周围都是陌生的同学,他也不想去交际,心里明白,即使真的做了,换来的更多的只是背后的指指点点罢了。

一开始听到有人对母亲有所微词的时候,他还会去争辩,甚至反驳,时间长了,连这样的力气都没有了。他开始变得沉默寡言,在家里也不再和母亲撒娇,更不要说那个继父,他总是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多数时间也不做什么,只是发呆。

原以为,生命就会这样在无欢无痛的过程中,流失殆尽。可是却没想到,所有的平静,只不过是暴风雨前的蛰伏罢了。

直到那一天,他象往常那样放学回家。
房间里很安静,母亲大概出门去了。

他放下书包,觉得有些闷热,于是褪下衬衫,便走进浴室……

就在他一丝不挂地踏进浴缸的时候,身后的门把手“喀嚓”地一声,打开了……

花洒兀自地喷洒出带着薄雾的液体,整个浴室都蒸腾着水气,透过半透明的遮挡,和也看见门口,那具高大的身躯,如同初次相见一样,携带着深色的影子,一步一步地向自己靠近……然后,整个,将自己吞噬掉……

“叔……”尚未开口,身体已经被整个地压倒进浴缸,纤细的胳膊根本抵抗不了那粗壮的手臂,他不断地扭动着身体,却只是徒劳。

冰凉的瓷质触感从背后一点一点地包裹住身体,和也止不住地颤抖……
上方最后一丝光线也被档住的时候,他仿佛听见,整个身体,支离破碎的声音……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at 22:58 | +路过天堂+ | TB(0) | CM(3)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就酱没啦???

重点时刻刹车 U尊狠
【2006/04/21 23:15】 URL | XI #- [ 編集 ]

承認待ちコメント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者の承認待ちです
【2009/01/24 09:48】 | # [ 編集 ]

承認待ちコメント
このコメントは管理者の承認待ちです
【2009/02/06 20:07】 | # [ 編集 ]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wreath 营业执照

Kana

  • 店长:Kana
  • 欢迎光临Pink Kitchen!

    看文向导:
    请根据下面的<分类菜谱>的分类
    选择你想看的文!
    Enjoy^o^

    ·本命:永远小美女的老头hyde
    ·小男人:包子P,小乌龟
    ·主CP:樱猪/斗山最高!
    ·YY:PK,N团全员


    告示:
    1> PK敏感者慎入.
    2> PJ,AK王道慎入.
    3> 本BO内任何文字与图片,未经同意谢绝转载.




wreath 厨房日历

08 | 2018/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wreath 分类菜谱
wreath 新款菜式
wreath 顾客点评
wreath 历年菜单
wreath 名菜查询

wreath 厨房脚印

wreath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