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ink Kitchen

同人作品仓库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at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第五章

当疼痛来的最猛烈的时候,
反而往往会变成一种麻木。




---------------------
那天的阳光很好,透过不大的窗户,有半束光线斜斜地照射进来,刺进我的眼睛里。

身体被反转着压在床上,额头正好抵进柔软的枕头里,棉絮淡淡的味道弥漫进鼻腔里。双手仍然被捆绑在床头,因为身体的姿势,如乞求的姿势般举过头顶,令人难堪。
膝盖跪在床上,虚弱的肌肉努力地承受身体的重量。他的利器刺破我的身体,毫无防备之下,脆弱的皮肤如期地撕裂破碎,鲜红浓稠的液体伴随着心跳一点一点地流失出去。
我找不到什么形容词来形容这种感受。那是一种令人窒息的空洞。仿佛有什么东西猛地一下子掏空你的心脏。我长大了嘴却发不出任何声音。冰冷的空气窜进口腔里,象一种嘲笑, 讥讽我的低贱。

头发被狠狠地抓起,半梗着脖子,我只能从眼角看见他的半张脸。

“怎么样?知道痛了吗?”他的声音里带着怒。

我这个人其实没有什么东西可值得骄傲,但是就是脾气倔强这一点自认顽固不化。即使是父亲也拿我没有办法。越是恶劣的环境,这种劣根性便得以更迅猛的滋长。

我狠狠地咬紧嘴唇,只回给他一个白眼。

而这个举动明显更激怒了他。身体还没来的及招架,他一手捉住我的腰,便是狠狠地一顶。

痛!我恨不得尖叫出声。

膝盖已经麻木,双腿几乎失去知觉地冰冷着。感官神经仿佛都已经纷纷崩断,那些凄厉的痛感传达到大脑的时候已经变成了钝痛,闷闷地压制住脑袋,连听觉都混沌。

腰已经无力支撑下半身的重量而摇摇欲坠。在膝盖最后一丝知觉也消失的瞬间,身体终于不听使唤地瘫软下去,后身的私处向前移动的瞬间,娇嫩的皮肤如被车轮碾过般,火辣辣地延出一条血印子。在我们的身体即将完全分离的时候,冰冷的腰间被一双温热的双手牢牢地钳制住,身体被翻转回来,我的双腿无力地挂在他的腰间,他俯下身体的瞬间,我们又密不可分了。被填满的地方,清晰的感知再次复苏。我死咬住下唇,才勉强地只发出一声低沉的闷哼。他拉过一边的靠枕,塞在我的腰下,戏谑地看着我挣扎的表情。

“怎么?这样就不行了吗?刚才不是还很神气吗?”

“滚!”我像也不想地骂回去,无视现在自己明明是身处劣势。

“如果我说不呢?”他的眼睛里散发着危险地味道,一点一点地欺近我。我仿佛看到一头老鹰正靠近他的猎物。然后,猛力的一口。

他的唇用力地含住我的,辗转吮吸。我拼命的扭动着头部无奈却没有任何作用。他的唇温暖而有力,湿濡了我干燥的唇瓣。他的舌头不安分的扫过我的牙齿和唇,卷动了几下就撬开了我的嘴巴。

呼吸被搅得乱七八糟,我有些心烦意乱。大脑又开始混沌起来,这一点让我非常懊恼。然后再我自己都还没反映过来的时候,我张开牙齿,用力地咬了下去。

“嗯!!!”他来不及躲闪。舌尖被我的牙齿钳制住,只发出一声闷哼便飞快地抽离了出去。

他的嘴角挂着血丝,漂亮的眉头紧紧地皱在一起。
“你……真是学不乖啊……”他伸出手擦了一下嘴角,现红的液体顺着他的手坠落到我的胸口。留下红红的一点,血色如朱砂。

他的双手撑在我的腰间,然后便开始猛力的抽插起来。

我还记得脆弱的床架不堪忍受地发出嘎吱嘎吱的响声。漫长的仿佛永远倒不了尽头……

―――――――――――――――――
完事以后,他照例独自一个人走进浴室,只留下狼狈不堪的我无力地瘫软在床上,周身布满了带着血腥味的汗水和精液。

手上的束缚已经被解开,我挣扎着撑起身体,正看到他裹着一条浴巾从浴室里走出来。我无视他,径自勉强地撑着墙一步一步地向浴室走去。

还没走到浴室门口,房门被轻轻地敲打了几下。

“谁?”他皱起眉头问,随即扫了我一眼。

“是我小山。”一个细细的嗓音响起。

“进来。”他仿佛又回复到了平日里平静冷淡的模样,没有人知道这样一个看似温和的人,骨子里根本就是个禽兽。

我急急地想冲进浴室回避,如此狼狈的样子,即使是俘虏也足以将我仅有的自尊摧毁殆尽。

身体上的疼痛在蔓延,我一个脚步不稳就要跌倒下去。在们被推开的瞬间,我的身体腾空而起……

那个名叫小山的人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山下抱起一身狼狈的我,丢回床上,并迅速地扯过一条被子扔到我身上。

那个人似乎有些吃惊,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金丝边眼镜。眼中露出了一丝怜悯的表情,我不屑地把头别到一边。

“什么事?”山下若无其事地套上一件浴袍。坐到一边的沙发上。

“是有关……”小山刚想开口,突然意识到了什么,只是将头凑近山下,在他耳边低语了几句。

听完,山下的表情并没有很大的变化,只是眉心稍微皱了皱。

“我知道了。”他平静的回答。

“还有……”小山继续开口。

“?”山下挑起眉头看他。

“我看他的样子,最好等下让医生来瞧瞧……”小山讲话慢慢地, 沉着而不失力度。说完又撇了我一眼。

“他自找的。”半晌,山下扔下这一句,便拉着他向门口走去。

“可是……”小山看了看我欲言又止。

“没什么好可是的。随他去。”这是关上门之前,山下说的最后一句话。

―――――――――――――――――――――

那之后好一阵子,山下也没有出现,倒是那个叫小山的,过来了几次。

他每次只出现一会儿便离开,但每次所说的内容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话。有时候还会带上一碗拉面什么的过来。

听小草说,他算是整个会里资历比较深的人了,一直呆在山下身边坐着类似助理一样的工作。说得直白点就有点象管家。事无巨细,几乎都由他一手打理。他稳重的性格和仔细的习惯帮了山下不少的忙。所以在整个帮会里,也算是举足轻重的角色。

“他和锦户君一样,就像是老大的左右手。”小草这样说。

左右手吗?机智如锦户亮,沉稳如小山。山下究竟何何能,能把这样的人牢牢的留在身边?

那日,小山又来了,照理带上一碗热腾腾的拉面。

我笑笑,“谢谢,不过真的没什么胃口。”

他看着我,半天意味深长地说了一句,“只要留着力气,就是本钱。有了本钱,你就还有机会。”

我顶着那双在玻璃镜片后的眼睛,一时间有些迷惑。

“什么意思?”我警觉地问。

“呵呵,你那么聪明,不会不明白的。”他笑了笑。伸出手,往我手里塞了一样东西。

我低头一看,居然是一张这个宅子的地图,上面还清楚地标明着外面看守的交接时间。

我不敢相信地看着他。而他却似乎并不想在多做解释的站起身来准备走。

“等等!”我叫住他。“为什么帮我?”

他回过头,仍然是冷静的脸:“你误会了。我不是要帮你。”

“我只是要帮山下而已。”

――――――――――――――――――――

那天的夜来的特别慢。每一秒钟都仿佛被扩大了无数倍。

太多的不确定。

不知道这张地图究竟有多少的准确性。也不知道小山最后一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甚至不知道自己的身体到底能不能坚持到逃出去……

然而,我的心脏此刻正蠢蠢欲动。我的直觉告诉我,不会有比现在更糟的情况了。无论如何,都要试一试。

子夜1点26分。整个宅子似乎都陷入了沉睡,因为是午夜,门口的看守原本应该1点30分与后面的人换班,但是通常他都会提前5分钟就离开,而后面的人一般在1点35到达。按照小山的指点,这个时候就是我逃走的最好时机。

我把耳朵贴在门上,就在一分钟前,那个看守的脚步逐渐远去了。

就是现在!

我屏住呼吸,慢慢地打开了房门。幽静的走廊,什么人也没有。我脱掉鞋子,赤着脚一步一步地凭着记忆向大门进发。

那张地图画的很详细,我花了很长时间才全部记住,然后为了避免不必要的把它烧掉了。我顺利的绕过了房间所在二楼的监视器,从后面的楼梯到达了底楼。按照地图上的指示,在宅子底层的厨房后面有一扇没有门锁的门,方便厨子装运食物。这扇门的外面是一条通向城市的路,我蹑手蹑脚地摸进厨房,果然没有花多少时间就找到了那扇隐蔽得还不错的门。

如果没有那张地图,可能我花一辈子也不可能找到逃出去的路。而此刻,通向自由地大门,就摆在我的面前。

我抑制住兴奋地心情,小心翼翼地拉动那门的把手……

“喀嚓。”门把转动的瞬间,我听见了这样的声音。

然后,我听见山下那平静圆润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后脑勺上,有冰冷坚硬的东西,抵住了脑袋。

“你以为,这么简单,就可以从我的手里逃走吗?”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at 14:45 | +朱·砂+ | TB(0) | CM(0)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wreath 营业执照

Kana

  • 店长:Kana
  • 欢迎光临Pink Kitchen!

    看文向导:
    请根据下面的<分类菜谱>的分类
    选择你想看的文!
    Enjoy^o^

    ·本命:永远小美女的老头hyde
    ·小男人:包子P,小乌龟
    ·主CP:樱猪/斗山最高!
    ·YY:PK,N团全员


    告示:
    1> PK敏感者慎入.
    2> PJ,AK王道慎入.
    3> 本BO内任何文字与图片,未经同意谢绝转载.




wreath 厨房日历

06 | 2018/07 | 08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 - - -

wreath 分类菜谱
wreath 新款菜式
wreath 顾客点评
wreath 历年菜单
wreath 名菜查询

wreath 厨房脚印

wreath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