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2ブログ

Pink Kitchen

同人作品仓库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posted at --:-- | スポンサー広告
第二章

[小离,在做什么?]哥哥般的声音……

[是面具呢!做得好棒!]


仍是一副面具,未完工的,面具。
有一双手,用力地刻画,木屑,洒了一地。
柳木被刀子,削切了去,皮开肉绽,白嫩的,新鲜的。
渐渐有了棱角,有了轮廓,有了眉,有了眼,有了鼻,有了口,是一副人面,英挺的,俊颜。
那双手,仍不懈,打光,磨滑,上色……

[好有型呢~ 带上了,必然是人中龙凤!]

面具被举高,旋转……

然后,陡然,飞旋出去……

不要!

急急的马嘶,划破长空。

[哪里来的野小子!竟敢挡我们的路!]

面具!面具在哪里?!

[走开!走开!]

有人来拉扯,[小离,我们走吧。看这阵势,非富则贵。我们惹不起!]

面具!面具!

[还不走!] 背上,火辣辣地疼。

[……什么事?]好温柔的声音,出人意料地降临。

[王,是群毛孩子,阻了去路。我马上教训他们!]
有一阵拳打脚踢。

[住手,又没碍什么事,罢了。]不紧不慢的声音,由轿中稳稳地传出,隔着薄薄的布,却仍是坚定而不失温暖。

[是是……算你们运气好,还不快滚!]

视线越来越模糊,那轿中的人,是谁?是谁?

而我,又是,谁?

满头大汗地醒来,和也仍止不住起伏的胸膛。最近老是睡不好,一定是平时放纵的酒色人生,搅乱了自己的生物钟。
轻轻地转身,怕吵醒熟睡的丸子。却不小心碰翻了床头的玻璃杯。
“咣当!”
“恩?……”身边的人嘟哝了一声,和也深吸了口气,不敢作声。丸子并没有挣开眼睛,只是伸手将身边的人儿往怀里揽了揽,还轻拍他的背。连梦里,他都,惦记着照顾他。和也蜷起身子,往那暖和的怀里缩。
“和也……别怕……我在……”背后的人,梦中仍呓语着。
他,应该觉得无比温暖吧。
只是,为何再温暖的胸膛,却,仍是觉得,冰冷。

***************************
2000年的第一天,元旦。
一大早,东京街头,冬天的寒风,丝毫不顾什么人情世故地使劲吹着。昨夜的繁华过后,只剩愈加的冷落与萧瑟。
此时,大多数的人们都是在温暖的床铺上,贪婪的吮吸着睡眠带来的快乐吧。怀里,拥着自己至爱或至爱自己的。一夜激荡,有什么比高床软枕来得更舒适惬意?
“呲啦——”山下智久推开和式的木质拉门,深深地吸了一口这来自新千年的新鲜空气。
门外,精致的假山,错落的竹,水敲打竹筒,“啪嗒……啪嗒……”

这是一座漂亮的屋子,不,准确的说,是一座高贵却不失雅致的大宅子。全部都是高档的木结构。简洁得奢华。
房门内侧的棂上,挂着一串风铃,清新的空气鱼贯入室。敲打在风铃声,唱出悦耳的歌。

今天,是他初次登台的日子。

在日本,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是舞者,是演员,是艺术家,其地位,与武士同等。享受着所有上等阶层的一切优先待遇。他们的表演,世代承袭,不传外人。这种被称为能剧的日本传统表演艺术,最早可追溯到奈良时代,是从中国流传过来的散乐演变而来的。一直到江户时代都十分兴盛。而喜多流作为当时新兴的流派,被幕府保护而成为“式乐”。虽然随着时代的更替,能剧已经大不如前,但靠着政府和多方的支持,仍作为专为皇室及贵族武士表演的特殊群体而存在着。不需要大众的接受,不需要商业的充斥。只是单纯而又伶仃地存在着。
全部由男子表演的剧种,表演者一般只有二三人,而仕手便是一出剧的重中之重。一个剧,只有一个“仕手”,而他,是戴着面具的。
是的,是看不见脸孔的表演。表演者,只能靠着面具表情的变换和舞蹈来传达感情。连台词,都是少之又少的。完全舍弃表情和相貌的,表演。
而他,便是要在今天开始,一个能剧表演者,一个“仕手”的担当。他花了几乎全部的时间,换来的,角色。
父亲去世的时候,他甚至连“父亲”都不会叫。只听着后来别人的叙述,拾回些点滴记忆。父亲是长子,也是兄弟中最有天赋的人。喜多家当之无愧的继承者。却在,最耀眼辉煌的时刻,死于非命。很多时候,智久一直想,或许老天是公平的,太过完美的人生,注定短暂。得到一些,便失去一些,所谓的幸与不幸,并不是得到的多少,而是,是否有愿意与之交换时间,金钱,甚至生命的一件物,一段情,一个,人。他有时候甚至觉得父亲是幸福的,在他短暂的人生里,他一直都是快乐的,或许在最后的时刻,那场惨不忍睹的车祸,他拥着母亲倒在血泊之中的瞬间,都是一种幸福吧?他有时甚至希望当时的自己也和他们一起,断魂于那一场腥红的祭祀。这样,他或许就不用过着寄人篱下的日子,不用在看到路上幸福的一家三口时怅然若失了吧?
是的,作为父亲唯一的儿子的他,什么也不曾掌握。这个高贵的屋子不属于他,这个庞大的剧团不属于他,外人看来崇高的地位不属于他,就连门口高悬的喜多二字,也不属于他。
只因为,他的母亲,不曾有一个名分。
换句话说,即使他是父亲唯一的子嗣,但作为一个“庶出”的孩子,他连姓喜多的权利,也没有。他只能冠着母亲的姓,在这个偌大的家族中,以一种尴尬的地位,生存。
应该感谢那个叫做喜多川的二叔吧?父亲的胞弟。至少没有在接手家族的一切事务后将他扫地出门,而他,应是有这样的权利吧?在他还呀呀学语的时候,当时,要铲除这么一个碍眼的孩子,就象捏死一个蚊子一样容易吧?而他,却留下了他。让他或许该在10多年前陨灭的生命,残喘至今。所以,他应该感恩的。一直努力地“听话”,服从二叔的一切命令,接受最严格的训练,用最出色的表演,征服所有的闲言碎语。他要强。不想天天顶着旁人的嗤笑和白眼度日,而今天,是他证明的日子。他不是一无是处的寄生虫,他可以,让所有人,刮目。
清冽的风吹得有些寒意,他走进屋内,找了件外套,无意间看见,昨天,被他带回来的那顶面具,安静地躺在桌前,闪着亮金的光,穿上外套,拿起面具,走在廊道上,把面具高高地举起来……初晨,阳光不是很刺眼,温柔的金色,透过面具,折射到自己的脸上,他闭上眼,感受那阴影带来的压迫。为了做好一个“仕手”,他已经习惯了,在面具下过活的人生。久而久之,即使脱掉面具,表情也变得凝固。无喜无忧的表情,没有面具的人生,仿佛,已活不来。究竟是他利用了面具,抑或相反?自己,已无从分辨了。无意识地,又想起,昨夜那个男孩,那浅淡的笑,不知为何却在脑海里印上很深很深的印记,那双猫一样的眼眸里,总觉得,写着很多故事,可是,他却甚至连他的名字也不知道。或许,他真的是巫,而他,定是中了蛊……
“智久……”低沉的声音,自身后传来,音量不大,却有足够的威慑力。
山下有些措手不及,慌忙地放下面具,藏至身后,悄悄地放在廊柱的后面。
“二,二叔,”稳了稳声音,“找智久有事么?”
“恩,今天就要登台了,我带你去上香,让喜多家的祖先保佑一切顺利。”所幸喜多川并没有太注意眼前这个孩子适才的异常。
“是。”没有更多的言语。他需要的,只是服从。
跟随着二叔向主屋走去。
静静地,那张闪着金光面具,在和煦的阳光下,微笑。

*****************
风有些大,和也下意识地拉紧大衣的衣领。软绒绒的毛肆无忌惮地欺近脖子,有些痒,却暖和了不少。一件灰白相间的绒毛大衣也掩盖不了他瘦削的身体,双手插进色的皮裤里,耸起肩膀,就象一只高贵的羚羊。找了跟栏杆靠着,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点燃,右手优雅地夹着,左手撑着栏杆,将全身的重量倚靠上去。烟灰的雾,蒸腾着飘上天去,而那双漂亮的眼睛,也似乎跟随着飘入云端去了。丸子跟在后头,即使如此普通的打扮,如此随意的动作,双眼仍被光芒夺去了色彩。注意到丸子的失神,和也转身过去,一手挎进丸子的臂弯,“你在发什么呆呀?还没睡醒么?”把脑袋蹭得很近很近,在他耳边恶作剧地吞云吐雾。
“厄……”被这突然的举动更停止呼吸三秒钟。
“饿什么饿,今天说好是你请我吃大餐哦~就算饿,也应该是我叫才对!”他仍调皮地撒娇。“走啦走啦~快去找好吃的~”
一路欢笑地行进着,小小的,幸福。

在浅草寺附近,突然,和也的脚步,在一座颇有古典建筑风情的房子前,停了下来。门前,内完三层,都排满了花篮,和大幅大幅的海报。
“喜——多——剧——场——”把门匾上的字,拖成长长的音。“这是什么呀?”
回头问身边的人。
“这是有名的能剧团的表演场地啊~ 是高级的地方来的哦。好象只有皇室和上等人才能看戏的地方吧。”丸子看着门口忙忙碌碌的工作人员回答着。“今天是元旦,一定是有什么大型演出吧!”
“啊~真是好啊~”和也长长地叹了口气。“可惜,这不是我们这种人看的啦~”
说着,便也不再多看,拖着丸子又继续觅食去了。
就这样,擦肩。
一阵风拂过,有一张刚贴上的海报有些松动了,便飘下。
海报上,巨大的字,写着:山下智久,初登场,特典演出。

**********************
“啪——”山下用力地跪下,在主屋的祠堂前,向祖先进香。
一字排开的,是父亲,祖父,曾祖父……
事实上,这是他第一次,踏足这间屋子。作为一个外姓人,他是不能随意出入的。今天,二叔肯让他进这屋子,代表二叔对这次的登台重视非常。
一下,一下地扣下去,最后抬起头来的时候,他看到了“它”。
眼神便再也移不开。
“二叔……这是……”他第一次没有正视着二叔说话。
“这是喜多家的荣耀哦~”喜多川看着“它”说得无比骄傲。“相传,是从古代中国流传而来的呢……”
山下智久楞楞地望着它,浅淡的柳木,因为岁月的痕迹染成深褐色。刀口刻得深切而又坚硬。每一刀都直直地划下,仿佛铁了心要扯断什么似的。横眉,圆瞪的目,鬓发边,是尖利的兽爪,而向上,绚丽的彩翎整齐地排成列。顶端,还盘踞着鹰,傲视着……

二叔的声音渐渐地远去,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清亮的男孩的声线……

[面具!我的面具!]

[哪里来的野小子!竟敢挡我们的路!]

[小离,我们走吧。看这阵势,非富则贵。我们惹不起!]

[还不快走!……]

……

[王,小的在地上捡到这个]
……
[好象……是一个面具……]
……
[这破东西,不如扔了吧,别污了王的手。]
……

“智久!!智久!!!”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二叔正不悦地冲着他吼……
“厄,智久听着……”
“你……唉!你自己好自为之吧。今天的演出对你至关重要,也关系到喜多家的颜面和声誉。成败在此一举,可不要辜负了二叔对你的希望!”说完,双手重重地压在他的双肩上,那力道。只有承受的人,才能体会。
“是……智久绝不给二叔丢脸。”他低下头,有些东西,只能踩在脚下。

************************
静,出奇的静,这是上场前的10秒倒数,后台所有的人,都盯着他。
他深吸了一口气,踏着“3,2,1……”的最后三声,扣上面具,踏上桥挂……

音乐声起,他上场。

固定的走位,定格,动作。烂熟于胸的格式。

振袖,大红色的丝质外袍,精工刺绣的白鹤,遨游其上。

旋转,景物飞快地旋转起来,连成线,连成轮回。

五彩的幕连,坠下又掀起,反复反复。

终于,掌声雷动。

终于完结了么?

终于……

智久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跑回后台的。
当小山激动地跑来抱住自己的时候,他只是淡淡地笑……
不是应该很快乐么?这不正是他想要的成功么?
只是为何,笑不出来呢?

心头,空荡荡的。什么也没有剩下。
他不知道,他拼命争取来的成功,不仅不是幸福的开始,而是一条布满荆棘之路。
他也没发现,在后台那个角落,那双直直盯着他的灰色眼眸中,闪烁着,火焰。那是一种名叫嫉恨的,独特色调。那双眼直勾勾地,直射在那张虚空的笑颜上,似要剜下那恼人的温柔表情才罢休。双手,紧紧地握起来,咯咯做响。
剧团的人,忙进忙出地递花篮和请贴。经过的时候,都欠下身子行礼:“优少爷好!”

===============================
自认为非常8好看的一章...但是又不能不写T T
关于老头的名字问题,请大家忽略orz...我怎么知道他姓喜多川啦T T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posted at 00:56 | +面具+ | TB(0) | CM(3)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


恩。。还满学术性的一张~

不过不仔细看,后面估计会不太明白吧~

哭 乌龟和P还木见面啊~

不过丸龟还是让我小幸福了一把~~舞~

恭喜某优出场 噼里啪啦
【2005/08/27 01:08】 URL | 妖 #- [ 編集 ]


开头看到P同学又是少爷又是王子的,很是愤愤,凭什么每次大家写同人,出身优渥或是社会精英这里角色绝对轮不到我们kame。不仅常常做小受,而且基本上是从事既无社会地位,又无生活保证,那个……失业压力大兼身心双煎熬的某种行业?!(上班族好像也是这样==!)
后面稍微心理平衡一点。原来少爷是艺妓来的,(说实话,我对日本的传统艺术工作者的那个区分不是很明了。古典艺能界人士,俺好像就知道河村狮童==!有兴趣的人可以去找下照片看哈,跟P同学真是对比啊!)咔咔,我没有行业歧视哈!大家都是劳动者。劳动平等!劳动光荣!==!
另,柳木质地较软而且颜色很浅,打家具都不用它==!从一个半专业人士的角度来说,我不建议你使用该种材料做一件年代久远的道具,那么长时间之后,很容易变形。推荐:桃木,这个兼具辟邪功效,不过找那么大一疙瘩也比较难,这种树长的奇慢,且不容易成材;或者使用檀木好了,优质材料,且常用来制作佛像。有见过藏族人庆典用的戴在头上的大型面具,和你讲的那种倒是满相似的,但是好像是用金属铸造的。
【2005/08/29 18:27】 URL | echo #- [ 編集 ]


可是人家在网上搜下来是说用柳木打面具比较多的说T T
老实说,偶对这个戏剧也非常非常不熟= =|||
尤其是日本的...
DEMO米办法,谁叫我想写这个题材呢T T
想当初我真是花了好几天的时间去熟悉啊T T
还有啊...
谁说P这种出身有什么好的= =
你看到后面就知道了...
绝对是惨就一个字啊...
是说我果然是后妈T T
【2005/08/29 20:44】 URL | kana #- [ 編集 ]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コメントの投稿
















この記事に対するトラックバック

wreath 营业执照

Kana

  • 店长:Kana
  • 欢迎光临Pink Kitchen!

    看文向导:
    请根据下面的<分类菜谱>的分类
    选择你想看的文!
    Enjoy^o^

    ·本命:永远小美女的老头hyde
    ·小男人:包子P,小乌龟
    ·主CP:樱猪/斗山最高!
    ·YY:PK,N团全员


    告示:
    1> PK敏感者慎入.
    2> PJ,AK王道慎入.
    3> 本BO内任何文字与图片,未经同意谢绝转载.




wreath 厨房日历

08 | 2018/09 | 10
-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 - - - - -

wreath 分类菜谱
wreath 新款菜式
wreath 顾客点评
wreath 历年菜单
wreath 名菜查询

wreath 厨房脚印

wreath ブロとも申請フォーム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